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四川省 成都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近期心愿找网易老朋友。原昵称“厚黑”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置顶] [原创] 诗是分行文字

2015-7-27 21:49:14 阅读185 评论53 272015/07 July27

其实诗歌的魅力就在诗写的探索中。我们的诗写实际就是在挖掘整体中的一部分。最好是挖掘从未挖掘过的那些部分。即我们的诗写品质贵在创新,贵在要有新发现。虽然这些创新与新发现不是诗歌的最终标准,不是诗歌的整体存在,但是在这条奔向标准的探索路上,我们已经被诗歌的魅力所吸引,同时也收获了快乐。

作者  | 2015-7-27 21:49:14 | 阅读(185) |评论(53)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 日记:李侃谈诗

2015-10-19 12:02:23 阅读234 评论52 192015/10 Oct19

诗人的第一品质是真诚,第二品质是发现能力,第三品质是呈现能力。

作者  | 2015-10-19 12:02:23 | 阅读(234) |评论(52)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 李侃经典诗(10首)

2016-3-14 19:20:17 阅读164 评论29 142016/03 Mar14

诗应该是生命的体验,包括过去、现在及未来,通过回忆、直播或预言,最终呈现生命的场。所以我说,诗应该是写感知,而且是写普遍感知。人人心中有,只有诗人才有那慧根说出来的感知。

作者  | 2016-3-14 19:20:17 | 阅读(164) |评论(29)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朱建业(5首)

2017-10-13 8:45:18 阅读30 评论14 132017/10 Oct13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朱建业(5首)

朱建业,诗人,法律硕士,湖南双峰人,现居深圳。著有诗集《月韵》、《风灯》。

《遇到的最高峰》

我遇到的最高山峰

是深圳上下班的早晚高峰

尽管这座峰是平的

但我和车只能堵在半途

像蚂蚁被胶水牢牢粘在

爬行的焦灼中

心急火燎 却无可奈何

这多像人到中年

瞻前顾后 进退两难

《杀戮游戏》

经过某电子游戏厅

我看到一群孩子

在玩杀戮动物的游戏

声声枪响

飞禽走兽纷纷倒地 血流如注

孩子们目露凶光 冷酷而镇定

像一个个真正的刽子手

四周杀气腾腾

令人不寒而栗

《现行教育》

让小鱼去学飞翔

让小鸟去学游泳

让小狗去学打鸣

让小鸡去学狩猎……

把千差万别的幼小生命

用同一模具塑造成

流水线上的产品

给所有不同病情的病人

喂同一种药

加油,就算累死在奔跑途中

也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像出轨一样》

屁孩们白天都要我们陪

睡前要讲故事

睡觉要在我们怀里才肯睡着

害得我们老夫老妻

偶尔抽空看个电影、逛个街

作者  | 2017-10-13 8:45:18 | 阅读(30) |评论(14)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溪水(5首)

2017-10-7 11:35:52 阅读37 评论17 72017/10 Oct7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溪水(5首)

溪水,真名张喜香,1975年出生江西省吉安市峡江县,诗歌爱好者,现居老家峡江。对于诗一直是饱含激情,我热爱诗歌像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

《里程碑》

从城上到巴邱

再从巴邱到水东

再从水东返回巴邱

再从巴邱到深圳

再从深圳到巴邱

再从巴邱到杭州

再从杭州到深圳

再从深圳到巴邱

再从巴邱到水边

再从水边到巴邱

这么多里程

我只记住了赣江

在河的彼岸

住着我的朋友

叫狐狸

(是只被毒蛇咬死的狗)

它通人性

也善解人意

是我回到故乡

第一个最亲密的朋友

2017.08.30

《白骨》

第一次见到白骨

是在小学四年级劳动课

老师带着我们这些无邪的孩子

说要把学校后面那坐矮山整平为操场

我们这些稚嫩的手抡起锄头

一撅一撅地挖

山就一截一截地矮下去

有很多白骨露出来

我们把挖出来的白骨扔在地面上

任其风吹雨打

爷爷说那里葬的都是动乱时期

相互残杀想称帝为王的鬼魂

升上初中后,还是和小学共用一个操场

劳动课还是照样刨土整平它

作者  | 2017-10-7 11:35:52 | 阅读(37) |评论(17)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石蛋蛋(4首)

2017-10-7 11:07:28 阅读33 评论18 72017/10 Oct7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石蛋蛋(4首)

石蛋蛋,真名顾向东。江苏出生,北京长大。插过队,当过工人,开过出租车。

诗观,诗令人直立。

《粮仓》

孙子形容奶奶的乳房

像两只鞋底挂在胸前

我妈坐在树阴下

摇着蒲扇不搭话

我清楚她的双乳

是一对掏空的粮仓

49年有了我大哥

51年有了我大姐

53年有了我二姐

55年有了我二哥

57年有了我

59年有了我大弟

61年有了我小弟

还不算47年

2岁上死去的大哥哥

《桃子熟了》

院子那棵桃树,挂满了果

夏天里一天比一天红

弟弟说是太阳晒的

我心里最清楚,是我瞅的

就像北屋二丫,我瞅她一次

她的脸就红一次

《虚无》

一只麻雀

水泥地上

东一下西一下

啄食

我看到

一粒米没有

面包屑也没有

光秃秃

连个草籽也没有

《虚胖》

卧病医院的母亲

把我两叫到床前

有钱的出钱

没钱的出力

哥哥甩下三万块

我天天陪床

一不留神

成了有钱人

初选记:印象中,自便微信群诗文精选,石蛋蛋几乎每期都参与,经常入选,状态十分稳定。选这几首,看似随意的表达,功力可见一斑。(阿哩)

作者  | 2017-10-7 11:07:28 | 阅读(33) |评论(18)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周亚平(5首)

2017-10-1 9:01:57 阅读38 评论16 12017/10 Oct1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周亚平(5首)

周亚平,诗人,影视制作人。著有《红白蓝灰黑黑》、《原样》、《在公众》、《X字》、《致龌龊司机》、《日先生》、《7》等诗集。系影片《当电影成为诗》导演、影片《整个夏天加一个冬天》监制等。

《除去这些还有什么》

我脑子里有一颗肿瘤

迷信的人和不迷信的人

都不敢说

迷信的人说你瞎说

不迷信的人说你胡说

嗨,我脑子里有一颗肿瘤

肿瘤是一具身体

它四仰八叉

叉着双臂也叉着双腿

它有心、有脑

有精神也有物质

还有肿瘤

《人类终于蜷缩到角落》

如果我是一只狗

而我的吠叫是有原则的

比如我拿着一只话筒

一只巨大的话筒

像人类一样对狗喊话

而我现在对人类喊话

由于我能高举话筒

所以我显得很有原则

如果我是一只狗

一切会变得

没有如果

《莫名想去加勒比》

现在我又要说到骷髅

都不是你们爱听的

我行驶在一群骷髅之中

首先我也是一具骷髅

这里的骷髅

不仅仅是说骷髅头

是指整体的骷髅

它像人一样、像死人一样

像动物一样、像死动物一样

但就是不像鬼

作者  | 2017-10-1 9:01:57 | 阅读(38) |评论(16)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曾骞(5首)

2017-9-26 21:02:00 阅读40 评论15 262017/09 Sept26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曾骞(5首)

曾騫,養白龍馬的散人,住在南方研習針與藥,調治南北往來人,還有寫各種。

《码头》

今天没有诗

老的朋友

住得很远

他们的消息

是无痕的白日

2017,9,24

《附子》

是时候了

密集的乌云

迫岸在最近的海边

三面船,关照着念旧的人们

短暂的洪鱼

不用一座山的价钱

就可以换得

2017,9,24

《沈阳的雪》

龙,一条黑色的龙

被关闭在

西工街

画蛇的,添足的

从南方来的

北方的提琴一步24小时

八九天了

黑社会的下脚料火锅

还是没有吃完

2017,9,24

《秋分》

从此以后

夜长梦多

2017,9,24

《影集》

悄悄地敲几行字

谁也听不见

悲伤的头发却竖了起来

蜈蚣触角般的头发

接近一千公里外的头发

那里有一艘很长的船

章鱼吞噬不了的船

桅杆和甲板

都很干净的船

2017,9,24

(曾,于一芥屋)

初选记:非常纤细敏感的曾骞语言,潜意识深处冒出来的语言,不科学,但也不是装的。(张三)

作者  | 2017-9-26 21:02:00 | 阅读(40) |评论(15)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取火(3首)

2017-9-26 9:44:42 阅读33 评论15 262017/09 Sept26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取火(3首)

取火,原名杨诗斌,江苏南京人。现居无锡。已出诗集《突然的美》。

《回答》

朋友在微信里反问我

“读古诗要点油灯读吗?”

我说:“用月光读

不分古今”

《庸医》

君子兰还是死了

终不能活

就像曾经的一场爱情

它烂的是根部

《我养植物其实是为了改善生活》

我养了二盆薄荷

我喜欢薄荷的清香

又养了二只山芋

在喝完啤酒的半截易拉罐里

起初每日观察山芋的发芽

发动,藤叶的疯涨过程

(真是给一点水就疯狂)

而我的好奇心

也就三天或三个星期

当厨房里蔬菜没有了

又懒得下楼

我就毫不犹豫地

剪下薄荷的叶,山芋的藤

炒了,当下酒菜

初选记:事物细微处,闪现着诗性光芒,文字是记录的工具,诗人是记录者。(秦风)

作者  | 2017-9-26 9:44:42 | 阅读(33) |评论(15)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廖阳峰(5首)

2017-9-25 16:55:34 阅读32 评论13 252017/09 Sept25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廖阳峰(5首)

廖阳峰,90后,绵竹人,Z诗人。喜欢活着的文字,沉醉于文字的魅力,在文字中感受、思索生活。“大多时候,一个平淡的眼神,也是在码字。”

《写一首虚幻且又缥缈的诗》

看着“我”

说的是那个字

你能想到

我的模样吗

好像不能



你认真读这几行字的时候

你能想到

自己的模样吗

好像也不能

只知道这几行字

好像

是一首诗

《多大的事》

总有很多事

让很多事觉得很多事

比如有人告诉我

头断了

也就碗口大的疤

能有多大的事

我说

就那么大

那么大

不如天上的白云大

也不如水中的白云

和水边的小草大

说起来

那么大

想想

也是那么大

《如果你把漆黑只当作一种颜色》

我在漆黑的夜里

摸索着下床

摸到漆黑的笔

翻开漆黑的纸

写下漆黑的字

最后

我用漆黑的杯子喝水

抽一支漆黑的烟

我好像闭着眼

因为眼前一片漆黑

又好像什么都看得见

《吃鸡的时候外边在下雨》

作者  | 2017-9-25 16:55:34 | 阅读(32) |评论(13)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索沙(4首)

2017-9-21 9:23:53 阅读41 评论15 212017/09 Sept21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索沙(4首)

索沙,70后,房地产市场中人,混迹于深广汉等地,业余在写。

《关于Z》

Z最近情绪多变

这轮软装招标中

带着强烈的倾向

但又时不时表现出

左右为难的状态

于是得猜

尽管猜忌是随时需要的

我留意着Z的脸

那是一副在股市里跌绿的脸

这种特定时期的脸色

基本可以载入共和国

经济发展的史册

偶尔浮出点微笑

但也泛着绿波

难的是,这绿波里

既看不到希望

也看不到绝望

《样子》

喝完二两

脸就很红

男人看我

我会绷着脸

做出生气的样子

女人看我

我会调整一下

接近害羞的样子

不过,我估计

在他(她)们那里

都是喝多的

样子

《博弈》

总有些蚊子

在夜晚围着我转

有时发出声音

有时没有

我不确定它们

一共有多少

无法入眠时

我也能拍到一些

于是,满手都是

我的血

《小计》

三天两头的喝多

就是我目前的状态

我尽可能的保证自己

不要在大家都

喝到临界点前

自己先晕或者倒下

殊不知很难

回到我刚才说的

我三天两头的喝多

初选记:索沙是个学油画的科班生,现在却在搞房地产工作,还一直坚持业余写诗,而且,写得好,也是老自便了。他的诗仍然保持着先锋的诗性的成色,品质不低。遗憾的就是写得有点少,我希望他多写一点,不然,这才华就可惜了。(贺建飞)

作者  | 2017-9-21 9:23:53 | 阅读(41) |评论(15)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张紧上房(1首)

2017-9-20 16:05:35 阅读37 评论16 202017/09 Sept20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张紧上房(1首)

张紧上房,82年生人,现居石家庄,教法语。

《七七八八一组》

<第一.

把这两天的心里话

用手机敲出来

发在英超直播的球迷聊天室里

刚发出去

心里话就被别人的话顶走了

不见了

别人的话不是心里话

别人的话是吐槽

别人的话多,我的话少

往上拉,拉一会儿

又看见了

那几句心里话

<第二.

刚睡着了

隐隐约约

四周亮满了灯

灯光一个小点

一个小点

绕我身子围了一个圈

在睡眠中似乎很遥远

宛若星光

是的,宛若星光

而不是好像星光

我的眼皮,马上也要被照亮了

一睁眼,光却退了

退的很快很轻

退的万里挑一

难以察觉

屋里并不像往常那样

是漆黑的一片

但还是挺黑的

<第三.

“刚才万万看了好几集企鹅家族

看得好认真

之前带她看她都不肯看。”

“嗯,我也听见了

万万一边认真看

一边喊

我不要看企鹅家族。”

<第四.

商场三楼养了绿植

绿植是真绿植

不是塑料

栽在齐腰高的大花盆里

叶子打起了卷

<第五.

现在家里唯一的声音

是电水壶烧水的声音

水烧开了,烧水的声音消失了

家里恢复到完全的安静

刚刚烧水时的声音幻听在我耳边

<第六.

今天天气预报只有五个字

晴,危害健康

天气预报不具体说

PM值多少

只是干脆利落地说

危害健康

2017年2月23日危害健康

<第八.

睡前洗了一个澡

这个澡洗的比平时隐秘

作者  | 2017-9-20 16:05:35 | 阅读(37) |评论(16)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蓝毒(4首)

2017-9-18 11:04:19 阅读32 评论15 182017/09 Sept18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蓝毒(4首)

蓝毒:本名石世君,1990年生于甘肃岷县。

《你会在远方朝着我的方向望》

在你去的那么多城市

你会站在某个地方向四处望

有时候是为看风景

有时候为一个人

有时候就是无来由的望

你会望多少次多久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每一次

都不会因为我

有很多次

我想你了不知道怎么办

也向四处望

向天空望远处望

偶尔会想

自己望了那么多次

总有一次

方向正好朝着你

你望的方向也朝着我

那时,如果

有沙子吹进眼睛

流了泪

我就可以把它当做

为你流的

《如果你遇见一个女孩叫林青霞》

如果

你遇见一个女孩

叫林青霞

来自甘肃

那么,帮我问问

有个写诗的男孩

叫蓝毒

原名石世君

也是甘肃的

她知道吗

如果知道

请你告诉她

蓝毒很爱她

真的很爱很爱

蓝毒希望

她好好活着

每天开开心心

如果你不知道

或者

你知道的林青霞

不知道蓝毒

也把这些告诉她吧

并告诉你的朋友

你的朋友又告诉

你的朋友

的朋友

总有一天

那个林青霞

会知道

蓝毒很爱她

真的很爱很爱

希望她好好活着

真是麻烦你了

谢谢

《我需要的》

我需要的都是朴素的东西

食物、空气、水,以及母亲

并得到它们的照耀

在尘世,把一个人爱过了

为受伤的鸟包扎,把它放回树林

《到最后》

到最后,我不会成为被铭记的诗人

没有一首诗得以流传

但是,我知道至少有一个人

作者  | 2017-9-18 11:04:19 | 阅读(32) |评论(15)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杨骥(3首)

2017-9-18 10:51:08 阅读33 评论16 182017/09 Sept18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杨骥(3首)

杨骥,笔名非马,自由撰稿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生人,1982年开始发表诗作,迄今止已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等报刊发表诗歌作品逾千首(篇),获省以上诗歌奖八十余次,诗歌作品入选近二百种诗歌选本,新写实诗歌流派的创立者,著有诗集《杨骥诗选》、《尘世帖》、《意林居》等。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南京。诗观:一个纯粹的诗人应将诗歌奉为圭臬与宗教。

《住在黑暗中的人》

此刻,山崖上的洞窟和山脚下的陶庄

都隐没于夜色之中

很难分清黑暗的高低

一个驼背老人蛰伏其间

已有很多年了

与世隔绝的样子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身世以及故乡

只知道他放养的五只山羊

会在白天,顺着山脊

一溜边地啃噬青草

偶尓“哞哞”的叫声,会惊散

来此歇憩的鸟雀

复归安静之后,只剩下

清晰的反刍的声音

傍晚时分,老人拄着拐杖踱出洞窟

“嚯嚯”两声轻唤,羊群便慢呑呑地

回到羊圈

老人的一生,好像就会吐出

这两个单音节的字

《雪天》

大雪纷飞,小兽们慌忙隐居

山道上, 一条陈年的凹陷车辙

像冬天的伤痕

寂静,正一层层变厚

屋内 ,乡邻围坐炭火旁

七嘴八舌、谈笑甚欢

晃动的身影被放大在墙上

作者  | 2017-9-18 10:51:08 | 阅读(33) |评论(16) | 阅读全文>>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路亚(3首)

2017-9-16 12:30:03 阅读65 评论17 162017/09 Sept16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路亚(3首)

路亚,女,居上海。教师。出版诗集《幸福的秘诀》《一阵风吹草动》。

《一首冒着冷气的诗》

我经历过严寒

对火炉始终保持警惕

当火焰发出挑衅

迫使我远离

我想起那一年

曾在火炉旁烤火

火星溅到我的手上

留下了疤痕

《驯马》

我们一起骑上了野马

第一次,你就驯服了它

而我摔了下来

你扶我起来

又骑上去

又摔倒,被马蹄踏了又踏

你给马套上马鞍

借了鞭子,喂马吃苹果

想尽了办法

当我又一次摔倒的时候

你已经骑远

闪进了野马一般的春风里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羡慕过我的人

现在,过上了体面的好日子

碰到我的时候活泼又热情

他们听说了我的不幸

却善良地装作一无所知

他们提起那时,我多么勇敢

像不会游泳的人一步跨进海洋

我听了只好尴尬地笑笑

而我曾经羡慕过的人

现在,眉头紧锁,满脸皱纹……

他们看见我的时候目光躲闪

我们随便谈了谈天气:

好冷啊,冬天快要到了

然后尴尬地笑笑

匆忙告别

初选记:每个人

作者  | 2017-9-16 12:30:03 | 阅读(65) |评论(1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