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四川省 成都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近期心愿找网易老朋友。原昵称“厚黑”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置顶] [原创]李侃诗歌随笔十篇

2018-1-27 13:30:59 阅读97 评论20 272018/01 Jan27

反思“我的紧来自我的松”

“你的诗还有点紧,这个紧恰恰来自你的松。”这是在深圳宝安流莲舫诗歌节上李晓水说的一句话。当时我的第一感觉是,对呀,可能是我修改功夫没下够的原因造成的。

晓水说的“松”我估摸有下面三个意思:一是语言不精练。就是指语言不简明扼要,废话、可有可无的话不少;二是语言不精致。指语言不细密,有些粗糙,没有优化到唯一;三是语言不精巧。说的是精微奥妙不足。

晓水说的“紧”又是什么意思?可能有两方面:一是太挤。就是一句一句挤在一起,话已说完了,没有空间,缺乏弹性;二是太白。就是字词句太直白,造成字词句及诗板结,太硬块。

晓水说的“紧来自松”如何理解呢?一方面语言“不精练”与“不精致”带来的字词句“太挤”。这是必然的。“不精练”,废话就多;“不精致”,糙话就多。废话糙话一多,就必然挤,挤当然就紧了;另一方面语言“不精致”与“不精巧”带来的字词句及诗的“太白”。一白就板结、硬块。一板硬自然就紧了。

造成“松”和“紧”的原因是什么?一是角度取舍太随意。这种随意本身从基础上造成一首诗的不严肃、不慎重、不牢实;二是斟酌不够。就是在字词句及诗的结构考究上下的功夫不够。斟酌不够,废话、可有可无的话、糙话,以及结构松散等就不可避免。

如何解决“松”和“紧”的问题呢?当然首先是解决“松”的问题。解决了“松”,“紧”就自然解决了。方式如下:

一方面,诗到非写不可时才写。这是一条原则。就是说,有了灵感,但不一定要写诗。那些可写可不写的,腹稿还不成熟的,尽量不写。只有到了非写不可,一动笔就是一首好诗的坯子时,才写。

作者  | 2018-1-27 13:30:59 | 阅读(97) |评论(20)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 李侃经典诗(10首)

2016-3-14 19:20:17 阅读186 评论29 142016/03 Mar14

诗应该是生命的体验,包括过去、现在及未来,通过回忆、直播或预言,最终呈现生命的场。所以我说,诗应该是写感知,而且是写普遍感知。人人心中有,只有诗人才有那慧根说出来的感知。

作者  | 2016-3-14 19:20:17 | 阅读(186) |评论(29) | 阅读全文>>

[原创] 李侃读诗随笔10首

2018-4-3 15:38:02 阅读26 评论14 32018/04 Apr3

南方(1首)

《花》

大雨在伞的外面

形成栅栏

一大片移动的栅栏

雨水

在屋角和地面

在脚背上开出花来

我在栅栏里走动

走到哪里,花就开到哪里

现在我来到父亲长眠的地方

为他带来了一个花篮

李侃:“栅栏”、“移动的栅栏”、“花”、“花篮”,好,可遇而不可求的发现,让人很生遐想。

陈小三(1首)

《果子》

这个词比水果好

今天我在小昭寺路

看到一个藏族小姑娘

(普姆,普姆)

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枣子

(她用双手与嘴捂住那枚枣子

咬了一口,让我想起

我小时候的姐姐)

我想到果子,而不是水果

说起水果就去超市

听到果子

啊,我的老家叫谢地

后山上通红的柿子

你吃过水果,但你没有吃过果子

水果正在腐败,果子满山滚动

李侃:“说起水果就去超市”这句,读起来怎么给人一种厌倦的感觉?

斑马(1首)

《从水桶中捞起豆子》

手伸进水桶里

立刻感到冰冷入骨

手指也随之变红

桶里的豆子黄亮

经过一个昼夜

长大一倍

我把它们倒进另一个水桶

这起落之间空中的空气

作者  | 2018-4-3 15:38:02 | 阅读(26) |评论(14) | 阅读全文>>

[原创] 简评两首好诗

2018-4-2 20:40:48 阅读46 评论16 22018/04 Apr2

简评两首好诗

为什么我说这两首诗是好诗?原因有二:

“客观呈现”。体现有三:一、写的都是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或已发生的事情;二、事情本身不悖常理,很符合事物的发展逻辑;三、纯主观的句子没有,都是叙述性语言,都在呈现事情本身。所以,书香的这两首诗特别真,不酸不假。

“诗意就在叙述中”。大多数诗人写这种诗毛病出在,前边叙述,体现“实”,后边或结尾才开始“虚”化,好像前边的“实”专为后边的“虚”设计的。有时为了后边的“虚”,还把前边的“实”弄得非常复杂。结果呢?要么很假,要么前后脱节,要么后面的“虚”有一种硬塞的感觉。特别是那些喜欢批判这批判那的诗,这种硬塞的感觉尤其明显。而书香的这两首诗就避开了这些毛病:在叙述的过程中,完成诗意。叙述结束,诗意尽出。自然而不留痕迹。

“客观呈现”是个好东西,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已经落后了。但“客观呈现”是有高下之分的。最高境界的“客观呈现”就是“诗意就在叙述中”。

附诗:

《桉树》

从云南保山市

去往临沧市的途中

看到很多树木

长在环山路的两旁

树干很直且树冠很小

有些树干都在脱皮

问了司机

这种树叫桉树

树皮质部不生长

木质部长速却很快

当木质部长粗时

皮质部就受力膨胀

逐渐枯萎,脱落

这样桉树才能顺利生长

书香2018.3.31

《一只茶杯》

作者  | 2018-4-2 20:40:48 | 阅读(46) |评论(16) | 阅读全文>>

[原创] 李侃读诗随笔(10首)

2018-4-1 23:08:01 阅读35 评论16 12018/04 Apr1

白玛(2首)

《如果有一棵大树做朋友》

和一棵大树拥抱多愉快!

和一棵大树倾述多愉快!

天地间有一棵大树是我的朋友,多好!

我远行归来,一身尘土,它原地等候,多好!

我的朋友大树总是很沉默,

伸出双臂抱一抱它,和它说说我过得好不好。

李侃:和大树做朋友,它愿意吗?诗人的愿望而已。不过真的可以拥抱大树,或向大树倾述,甚至可以爬到大树上,或者干脆砍掉,再使劲儿碎。反正它只是一个发泄对象,什么都依着你。发泄完了,估计也就轻松多了。当然这是心理学问题。而在这首诗里的大树朋友,它不是心理学问题,是艺术的移情术。

《兔子》

我吃粗粮和绿叶蔬菜,额外要求净水

动静懂得择时机。不食窝边草

亲爱的别犯愁,娶我吧

我还可以吃得更少一点

相当于你养一只兔子的生活成本

李侃:一种调侃式的“承诺”。而语言像承诺的内容那样少,但不轻。

马拉(1首)

《致木棉》

感谢你开出满树的花

不为别的,仅仅因为我的女儿

喜欢站在树下

等着风把花吹下来

她在树下捡花,小脸因为喜悦而通红

我也在树下,看着她

我此时的欢乐,想必你不能理解

——你也不必理解

只要你每年开花

这些欢乐,就能重演

你别在乎,那是不是我的女儿

其实我知道,你不在乎

作者  | 2018-4-1 23:08:01 | 阅读(35) |评论(16) | 阅读全文>>

[原创] 李侃读诗随笔15首

2018-3-30 17:43:34 阅读17 评论6 302018/03 Mar30

得一忘二(1首)

《入冬时》

入冬时,日子越过越令人厌倦

是的,那时候我还很小

可我已懂得什么叫厌倦

每天都是山芋干玉米粥

就着腌萝卜干

经常,筷子搅得碗里淀汤

到了初二,每个早晨,妈妈

为哥哥和我用开水冲一只鸡蛋

有时甚至会加一点糖

妈妈说我们读初二了,要补脑子

那时,妈妈慢性肝炎

李侃:记得韩红唱的歌《天亮了》,妈妈牺牲的生命来托着孩子的生命。这就是母爱,是天大的爱。这种无私不需大词,需要虔诚。

李伟(1首)

《苹果皮和平果核》

苹果皮和

苹果核

当苹果完整时

它们没机会

呆在一起

现在,

苹果被吃掉

苹果皮

和平果核

被扔进一个筒里

它们

相互打量

彼此

都感觉对方

无比陌生

李侃:被废掉了,才彼此打量,是不是有点晚。人事如此,自然如此。是吃苹果时才想到的,但想到也没用。

江非(1首)

《不要判决一只乌鸦不能在天上飞》

我们不要判决什么

那个杀死别人的人,不要判决他死

那个打我的人,你们

不要判决他再流血

不要判决一只乌鸦不能在天上飞

作者  | 2018-3-30 17:43:34 | 阅读(17) |评论(6) | 阅读全文>>

【原创】李侃经典诗歌(12首)

2018-3-20 16:08:51 阅读48 评论20 202018/03 Mar20

《两点》

我们是两个点

相对固定的两个点

我们是墙

是屏幕

是庄周梦蝴蝶

是笑

是相互穿越

是两块胶布

现在我们各自躺在

自己床上

躺在身体里

躺在各自爱人的

怀里

我们是绝对的两个点

是干净

是化

是两点钟的亮光

《春风吹绿了树梢》

春风吹绿了树梢

上周四可可西就闻到了

老仙昨天去崇义

看了油菜花

今天早上我十点起床

伸了一个懒腰

一阵凉风突然袭来

我顺着看了出去

树枝在摇晃

树叶绿油油的

我感觉

春风确实吹绿了树梢

《无题》

火车开动

她也跟着动。慢慢

她就跟着火车跑

先是我们面对面挥手

然后斜着面挥手

向右斜

越来越斜

然后一点一点地

就看不着人

我把我的手掌

死死贴在玻璃窗上

《没风的日子》

没风的日子

像书

靠在那儿

像灯

吊在那儿

像瓷器

瓷在那儿

从这间屋走向那间屋

像衣服

挂在那儿

像床

躺在那儿

像半夜三点

空在那儿

从楼上走到楼下

又像草

绿在那儿

像花

开在那儿

像地上的水

慢慢浸向边缘

像尘埃

开初还悬在半空

现在

却被空气吃掉

《吊唁》

排着队进灵堂

挂个名

上炷香

磕三个头

再看看墙上的那幅标准像

回到休息室

松口气

然后打牌的打牌

聊天的聊天

走的走

作者  | 2018-3-20 16:08:51 | 阅读(48) |评论(20) | 阅读全文>>

【原创】2018李侃诗第二批(5首)

2018-3-11 19:01:52 阅读38 评论18 112018/03 Mar11

《再写中风的父亲》

父亲只吃白米饭

用左手吃

用左手抓住勺子吃

用左手抓住勺子往碗里

戳白米饭吃

戳不上就反复戳

戳上了就往嘴里送

白米饭如雨滴直直往下落

两边嘴角也挂满饭粒

父亲这时就把勺子放在碗里

用左手去摸

摸不上他就反复摸

摸上了

白米饭还直往下坠

父亲顺着坠落的方向

也往下看

《算命》

老先生说,如果你爱人弱了,那就会?

(心想,如果?)

我说,没有呀,她很强势。

那就好那就好,老先生说。

老先生又说,你肯定在小孩身上花了很多钱。

(心想,谁不愿在小孩身上花钱?)

我说,没有呀。

老先生说,那就好那就好。

老先生,有点急了,好像看出我什么,说,

你这个人很正质,很耿直,

做官绝不害人整人,当老板也不会克扣下属的工资。

(心想,不该说话,他看出我性格了)

我说,不呀,做官不害人整人,怎么做官?

当老板不克扣工资,怎么发财?

老先生说,那不是那不是。

我马上问他,多少钱?

老先生说,整个月月红啰。

我说,月月红是多少?

旁边一个看热闹的说,120啰。

我说,老先生,我的命才值120元?

作者  | 2018-3-11 19:01:52 | 阅读(38) |评论(18) | 阅读全文>>

【原创】诗就是诗,不为什么

2018-3-4 21:24:01 阅读55 评论19 42018/03 Mar4

诗就是诗,不为什么

为了什么而写诗,语言是被动的、工具性的、僵化的。因为你的“为什么”限制住了你的语言,你把语言导向了一个固定的方向。而我所要的诗,恰恰是不为什么的。是语言在写人,非人写语言。是冒出来的语言,非让你去写不可的。这种语言是完全敞开的,它让你自由去选择。它有的是可能性,没有现实固化。它很主动、源始、存在,可感性极强。这种语言写出来的诗,就是诗,也只是诗。

针对上面这段话,一位读者发问。我的回答如下:

问:不为什么而写,那会不会出现词不达意,偏离思想?

答:不存在此问题。我知道你说的“思想”,是那个抽象而普遍的东西。这东西空洞而概念化,不属于诗歌所涉范畴。还有一种“思想”与“存在”有关,是人之存在的澄明,有点“明智”的意思。这种思想与生命紧密相连。与花草树木一样,它应该没什么目的,该开就开,该败就败,四季轮回,自存秩序,且舒适而毫无强迫感。生命都如此。诗就是一种生命,是人之生命。

问:就自然生长的,由心而发的状态的意思吧?

答:对呀。“状态”用得好。生命自有生命的秩序,不必为它着急。生命的本质是自由,而自由绝非任意。生命在生命的秩序中自由,它是敞开的。比如下面这首诗,语言非常自在,完全敞开着,它带着生命的信息,任由你去想象,而且也有想象的空间。

《下雨了》

作者/丝竹千声

下雨了

我站在窗前

有几滴雨它落在玻璃上

有几滴雨它落在窗台上

还有几滴雨它落在树枝和树叶上

更多的雨落在了地上

作者  | 2018-3-4 21:24:01 | 阅读(55) |评论(19) | 阅读全文>>

读诗随笔四个

2018-2-14 15:08:11 阅读41 评论10 142018/02 Feb14

张然(1首)

《后妈》

三周年

给父亲立完碑

辜姨小心翼翼地对我们说

以后想和你爸

葬在一起

你们看,行不?

大哥想了下

说,这个要回去和其他几个兄弟姐妹

商量一下

或者找一个阴阳先生

算一算

看看八字

合不合

辜姨坐在公墓旁边的石凳上

双手夹在双膝间

轻轻应了声



点评:

这诗好在诗意就在叙述中,批判就在叙述中。不是为批而批。避免了那些塞进去的观念或道德倾向的生拉硬扯式的诗写痼疾。

七窍生烟(1首)

《无题》

春天就要过去了

我才敢讲出来

那么多的花

只有桃花

油菜花

是我认得的

细时候

它呢

也在娘家河

的两岸生长

开花

点评:

恐怕桃花油菜花的这一个角度的诗写,你很少见到。

洪朝晖(1首)

《二月》

过了14号十二点

15号了

过了15号十二点

16号了

情人还是情人

情人已经不是情人

不是情人的

成了情人

没有情人的

还在数羊睡觉

我们喝早茶

洗被子

准备过年

跟去年唯一不同的

是今年春节晚点

春天先来

阳光也跟着来了

点评:

洪朝晖的诗就一个“淡”字,是浓透了的淡。淡而有味,就像水。水的味道看你怎么闻。

浅予(1首)

《拥抱》

我喜欢你的

拥抱,从后面

你的手臂穿过

我的手臂

手掌到达

我的小腹

我同样喜欢

从前面

我的双臂环绕着

你的脖子

你的双臂

紧紧搂着

我的腰部

作者  | 2018-2-14 15:08:11 | 阅读(41)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原创]2018诗歌第一批(10首)

2018-2-13 12:53:57 阅读45 评论13 132018/02 Feb13

《凌晨6点》

飞机飞过后

跟飞机飞过前

一样

像飞机没有飞过

一个倒垃圾桶的声音

咳嗽两声

《两点》

我们是两个点

相对固定的两个点

我们是墙

是屏幕

是庄周梦蝴蝶

是笑

是相互穿越

是两块胶布

现在我们各自躺在

自己床上

躺在身体里

躺在各自爱人的

怀里

我们是绝对的两个点

是干净

是化

是两点钟的亮光

《谷物》

谷物落下来

谷物从我的掌心

落下来

落在地上的谷物

躺在那儿

按谷物的方式

躺在那儿

自在地

谷物就是谷物

我在梦中

梦见那些谷物

梦见一粒粒谷物

摔在地上

每一粒谷物

都像一粒眼泪

《外面下雪了》

我对雪的想象

不是白

是白之所是

是如何白

是白的生成

其实是黑

黑不是云

不是雨

更不是冰雹

是黑本身的自在

是自由

是无

是白的有限

是戴着白帽子穿着白大褂的白衣战士

《雪》

在雪的眼里

没有南方和北方

没有黑与白

没有覆盖

甚至没有雪本身

雪有雪的方式

只是来

只是覆盖

只是一路白下去的发生

《亮》

天不亮,我的心在亮

天亮了,我的心还在亮

而天黑时

我的心亮透了

《过年》

我从城里

匆匆忙忙赶回家

过年

不是看父母

是顺便看下父母

过完年

我得匆匆忙忙赶回城

继续打工

作者  | 2018-2-13 12:53:57 | 阅读(45) |评论(13) | 阅读全文>>

[原创] 点评三首诗

2018-2-7 18:24:52 阅读64 评论12 72018/02 Feb7

《试将滋味写到诗里》

作者/华秋

这次要将杏鲍菇和阮江叶的滋味

写进诗里,而非它们的名字

绝大多数滋味难以形容

保存即是隐藏

在其他事物的名字里

杏鲍菇、阮江叶

我正在写

是有预谋的-----

之前我因突然的多疑和孤独

几乎哽咽

因此去了冰箱

翻找替代该情绪的

一股滋味

点评:

“绝大多数滋味难以形容/保存即是隐藏/在其他事物的名字里”,这几句话让我思索一个问题:什么是“命名”?

“滋味难以形容”,就是说“命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保存即是隐藏”,太有意思的6个字了。怎么保存就是隐藏?不是矛盾吗?关键后面跟一句,“在其他事物的名字里”,即是说在我们已经为事物命的名字里,实际是在对事物的本质(这里是滋味)保存的同时,也在隐藏。

我体会华秋的这种思:为事物命名实际是在解蔽。解什么?解出真滋味。真滋味又是什么呢?就是对事物遮蔽着的那些人之存在的可能性,亦即那些本源本真的东西。但在解蔽这些东西的同时好像又在遮蔽。而且解蔽得越深入,遮蔽就越“固执”。这个“命名”真是一个谜啊。你愈想切近事物的源始,你就愈离源始越远。

这可能就是词语的神奇之处,“命名”的魔力就在这里。

华秋曾说过的“你有诗才才能写诗”。“诗才”就是他所说的“思维活跃”。而思维活跃必须是一种天赋。它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能活跃;二是能够把这种活跃的各种

作者  | 2018-2-7 18:24:52 | 阅读(64)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原创] 两首关于“雪”的诗

2018-1-26 11:21:30 阅读113 评论17 262018/01 Jan26

《外面下雪了》

我对雪的想象

不是白

是白之所是

是如何白

是白的生成

其实是黑

黑不是云

不是雨

更不是冰雹

是黑本身的自在

是自由

是无

是白的有限

是戴着白帽子穿着白大褂的白衣战士

《雪》

在雪的眼里

没有南方和北方

没有黑与白

没有覆盖

甚至没有雪本身

雪有雪的方式

只是来

只是覆盖

只是一路白下去的发生

作者  | 2018-1-26 11:21:30 | 阅读(113) |评论(1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