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展读120】自便诗人自选诗:南煜(10首)  

2017-04-10 14:40:47|  分类: 杂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煜,原名邵志军,1982年生于甘肃甘谷县,16岁离家远行,足迹遍布内蒙、青海、宁夏等地,首创未果,2002年自学土木工程至今,现居新疆昌吉,从事土木工程。闲暇读书写字,崇尚本真写作。玄鸟诗社同仁,五点半诗群成员,主持《劲诗榜》。

 

《我所说的秦腔》

 

我所说的秦腔,

不是票房,不是名利,

也不是国粹

我说的秦腔,

是管,是弦,

是大鼓,是梆子,

是历史,

是生活。

我说的秦腔,是母牛产仔时唱的,

是祭祀祖宗时唱的,是任何想唱的时候

唱的,

是唱在山的这边,唱在山的那边

唱在茶余饭后

唱在田间地头

唱,在乡间

唱,在异乡

是大爷唱的

是大娘唱的

是活人唱的

是亡人唱的

是我唱的

你唱的

是落泪的秦俑

唱的

 

《在我老去的路上》

 

许多年来

我带着年轻的身体

干了太多苍老的事

越干越老

越老就越想干

毛发被风化

腰椎萎缩

并且尽可能的

多缩了一些

胳膊和腿也出了点问题

一个多了一只

一个却少了一条

断岔处,

骨头闪亮

那些鲜红的

甚至腐烂的

肉里

长着一个字:

 

《我的朋友小吴》

 

我的朋友小吴,出了车祸,30岁

当人们以穆斯林的白布

将他裹起来时

我确定,他是死了,

并且再也不会

活过来。

曾经我们谈到过生死,我说我死后

不能葬在城南墓区

他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雇车,用冰块

让我新鲜的回到甘肃

他的承诺让我很踏实。

如今

他随车流走了,我的灵魂

再也不能还家

 

《搅局》

 

我爹唱:声声儿王哭二弟三弟

我念白:兄难见!

我爹唱:我弟兄桃园结义

我念白:共患难!

我爹唱:却怎么兄在世

我念白:你们升天!

我爹捅了我一下

影子在幕布上晃来晃去

正好掩护我。

我急了:下一句你知不知道?

我爹只是来回跺步子!

我念白:荆襄王刘表染疾患

我爹接着唱:

他把我刘备唤床边!

我念白:蔡后嫂嫂多不贤

他唱道:恨刘备是他眼中签!

这时,鼓手乱了鼓点

场务人员到后台发现了我

碎怂存心搅你爹的局啊

说着抡起火把根子打我

临跑前我提醒我爹

下一句是:她凭的蔡瑁张允

和付宣,尽都是王的

狗奸谗!

 

《我把横笛竖着吹》

 

那人说

横笛要横着吹

可我不习惯

我选择

竖着吹

横笛竖着吹的障碍是

音孔的位置

但我不想费时间改造它

可我就是要竖着吹

尽管我吹不出声音!

 

《草莓和月经》

 

老家的山坡上

成片成片的草莓

我们带茎拔出,用茎绑起

我们穿着布鞋

坐在山坎上

草莓染红了手指

染红嘴

 

这么多年

经历很多变迁

每当我拷问自己时

生命中

仅有两样东西

值得挂念

一个是家乡的草莓

一个是

后来的月经

 

其实,是一样东西

两种叫法

 

《赛马》

 

马群在跑道上奔驰

呼啸而过的

马背上的孩子

在腾起的尘雾里

用嘶喊声寻找着

民族的血腥

不再健硕的马匹

在城市的边缘

领略被遗弃的残忍

当它们筋疲力尽

被栓在电线杆时

他的主人将走进

城市的夜生活

令你不再辨认

民族的特征

那么,在这戈壁上

在这战场一般的跑道上

拦住一匹青鬃烈马

用我祖先曾有的愤怒

辱骂他们:

“滚回你的草原去

在那里

去撒野吧!

是多么的善意!

 

《没关系》

 

小同事说他同学捎话给我:

“欠钱久了,不好意思”

我说:没关系。

事后,我想起那次他借钱

慌慌张张,我问他干什么

他说:那丫头怀孕了

我说:去医院了?

他说:嗯,只有一百,还要做掉,不够

我说:岂不是挺可惜?

他说:孩子很容易要的,防不住就有了

那天,他去了医院

我在办公室呆了半晌

在想:我的两百块,扼杀了一个小生命

而且,是他的亲孩子

所以,今天他给同事捎话

我说没关系。

语调像欠他一条人命般

怯懦

 

《阿辉的伤口》

 

那人斜斜的

看了阿辉一眼

阿辉身上

就有了一道

斜斜的伤口

斜斜的伤口与地面的夹角处

有一滩

斜斜的血迹

血迹在阳光下

会干掉

会被风吹走

被风吹走的方向

也是斜斜的

 

《宣言》

 

她抄一口标准的国语

眼中有足够的柔

标志性的长发

胸脯巴掌大小

山脊沟壑

深入浅出

她说喜欢我

并且很久了

这点我信以为真

不愿不以为真

姑娘

我这头等丑汉

就算压扁你

装成鸳鸯戏水

在鲜花和牛粪的故事中

你配与我同床共枕

谁配我儿亲口叫妈?

 

《戈壁上的女人》

 

不是一个,是一群女人

在低头干活

戈壁上不生长玫瑰

只出土这样的女人

她们或许来自其它地方

已适应在沙土中生活

她们不像妩媚的红柳

不像用颜色隐藏的沙葱

她们大多时候在劳动

偶尔会敞开外套的衣襟

扑向你

——她们在用乳房

恐吓你!

勇猛的汉子落荒而逃

她们哈哈大笑

在沙柳上晾晒尖叫

在夜晚,这些女人脱掉

坚硬的壳,躲在帐篷里叹气

小小的蜥蜴

都会让她们惊慌失措!

她们守护乳房

像保卫神圣的家园!

 

 

 

 

 

 

 

————诗歌随笔一篇

 

简评小麦诗歌:诗歌有什么用?

 

过去记得我的一位“资历”比较高的朋友给我说,如果你喜欢写作,建议写小说或者散杂文之类的!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现在的诗歌没有用,诗歌完成不了小说、散文等所特有的“价值”和功能,同时诗歌又失去了古诗特有的韵律和意蕴。现代诗仅仅是写写心情罢了,写一些小感触罢了,而且现在已经泛滥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关于他的这些发言我是认可的,但作为诗人作为诗歌的奴仆我是不愿承认的,最近我一直在说,“诗歌是万能的”,只有无能的诗人没有将万能的诗歌写作呈现出来,奉之生活、奉之社会、奉之文化建设与开拓!我见过很多诗歌写作者进入死胡同而不醒悟,面朝南墙义无反顾坚决挖洞而不知何为蹊径的诗人!如果用愚蠢或者愚钝表达我的内心情感,那么更多的是愤怒,是我看到不断复制的诗歌情调和天高云淡的笔触,我看到的是肾虚的软弱和没有核心没有指向没有内容的文字堆砌!但是我要说一个问题,越是这样的诗歌,就越容易被诗外读者接受,诗人在其中享受着“认可”的快乐,读者享受着辞藻的华丽和文化外衣绚烂所带来的光彩!说到这里如果我们再回头去回答“诗歌到底有什么用”这个问题,我们会觉得,诗歌真没什么用!这种“没用”就是走在人迹罕至的先锋路上诗人们的孤独,也是享受“文化小情调”的诗人们的麻醉!在孤独与麻醉中,我坚信,生活及历史总会给予艺术最公正的评价,最永久最耐心的称量和评估!

近闻小麦诗集《美女》已纳入出版计划,是小麦近年诗歌创作的一次集合与亮相,很多身边的诗人往往让人瞠目结舌,他们在默默爱着、坚持着、开拓着自己的诗歌领地与意识地图!爱着“诗歌精神”,坚持着“艺术追求”,开拓着“先锋领域”,最初我想看看小麦有没有良心,需不需要我说几句,说实话写评论是件苦差事,但这件事放在小麦身上就不苦了,就当我做一次小麦诗歌阅读的梳理总结与自己诗歌话语权的回笼!

小麦是五点半诗群同仁,一张帅气娃娃脸头像给我留下美好印象,他的一首《羊肉泡》引起我的注意,曾在网易微博新诗典有过几句话的交流,后来才知道“灵台”这样更加熟悉的词汇。至此,小麦作品我是持续关注的,从《羊肉泡》到《风景》到《妈妈,有一天我会飞起来》,我视为小麦诗歌创作上的一条脉络:羊肉泡被伊沙称为新“国风”,是从其作品指向及土地上拧出来的诗意而生的评价!如果说《羊肉泡》中的小麦有明确的诗歌指向和坚定的诗歌方向,那么《风景》中的小麦,已经有“战士”精神投入到诗歌战场、现场中去了,《风景》一诗体现的诗歌精神在“方向”上,我真切理解着这种追求和诗歌梦想(我是指写作状态),此类作品被忽视更加放大了:诗歌正在“随风潜入夜”文本进程,真正的好诗就在不经意间,诗歌在读者眼中如何不再成为他们所认为的“神乎其技”而进入更加“有用”的诗意的神乎其技,这是一个诗人们饱受争论、坚定实践的过程,而且,这种优劣已经越来越多的被大家熟悉和分辨。

小麦曾言“劲诗榜没有我不科学”,是基于我们之间的朋友关系,基于都是诗人都是五点半同仁这种亲昵状态而幽默交流。《妈妈,有一天我会飞起来》是一首让我感动的作品,也是五点半诗群第一期互动作品中脱颖而出的佳作,我们在同一种几近疯狂的状态“造诗”,它的诞生意味着小麦作品指向走进巨细和自我,(每天,我都会/不自觉地/摸摸脖子后面/那三颗痣/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三颗痣/妈妈说那是龙鳞/有一天/我一定会飞起来//三十多年了/妈妈在电话的那头/只会问我/最近过得好不好/却不再关心我/到底有没有/飞起来《妈妈说,有一天我会飞起来》),我动容于其中的“诗歌精神”和纯粹的语言风气、充血的精神力量,精神体现在梦想与“飞”,好诗带给人的感觉绝对不是悲伤和绝望,而是充血,之所以一直在大话”诗歌精神”,是我自己从诗歌中汲取的生活动力和精神动力而生的感受。诗中妈妈问过得好不好是对的,诗人不谈过得好不好而在乎有没有“飞起来”也是对的,而让生存与梦想的碰撞在痛感中抒发出来。“妈妈”对于孩子“飞”的梦想会在孩子走进坚硬的现实时因爱而生面对现实的柔软妥协,“过的好不好”是最重要的,飞不飞在于其次,励志,是本诗有痛有爱有梦所凝聚起来的永远发光的成果钻石。回到开篇所说的诗歌是否有用的问题,小麦的作品我认为首首有用(不是说首首都好),“有用”我习惯用“有效”来表达,诗人是否写出对自己有效的诗歌,就看他有没有写出自己质感的现实!一些批判先锋写作的态度,总将诗歌摆在“证明诗人伟大”这个功能上,这是纯粹的自欺欺人,诗人该考虑的不是如何来凌驾于现实之上写出“伟大”,而是如何基于现实书写出伟大诗歌精神指引的篇章。

小麦诗歌阅读中,我还有一种感受,就是诗歌的“健康状态”,诗歌来自现实而干预现实,是与现实的撞击而生的精神火花,“健康状态”体现在撞击而不破坏,抒发而不误导,揭露真相而不委屈真相,勇于思考更勇于辩证思考,对抗而不政治,赞美而不麻木。诗歌健康状态是值得重视的问题,从小麦诗歌文本中,可以读出一种纯粹的诗歌精神,纯粹的诗心,甚至是单纯的,我非常喜欢且期待。基于真诚而想挑刺,但细读中我感觉已无刺可挑,并非写的完美,而是我们这些诗歌的义勇军,诗歌的战士,我们将在棱角分明的碎石中找到黄金,我们会将碎银子一点点积累起来,让其永放光辉!在这样的过程中,如果放弃放光体而刻意去说碎石的粗糙,是非常装逼的行为,只有坚持一线诗歌写作的人,才会有此感受,才会入肉般理解诗歌战士!有关诗篇未在本文中列举出来,希望大家能在小麦诗集《美女》纸版中读到更多更好的作品。

最后,让我们回归纯粹而单纯的诗的心声,喊一句:妈妈,有一天我会飞起来!(南煜简评)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