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展读121】自便诗人自选诗:黄开兵(10首)  

2017-04-10 14:51:39|  分类: 杂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开兵,男,壮族,1979年生于广西巴马,现借居深圳,五点半诗群成员。出版个人诗集《地铁E出口》。与诗人三个A主编《AAA广西诗歌排行榜》。

 

《乌鸦》

 

我想再写一次乌鸦

被无数人诅咒

也曾经得到过赞美的乌鸦

被人重新命名

被人象征的乌鸦

是的,很多人写过的乌鸦

我也写过很多次的乌鸦

这一次我想写得与众不同

写下这一行的时候我突然想

我再怎么写

它的羽毛的颜色也不会变

它的叫声也不会变

它的饮食也不会变

就这样算了

再怎么写

它也还是那个鸟样

 

《落叶》

 

一枚叶子落下来

我说的是那一枚

我为之命名的那一枚

它叫凉凉

巨大的广场,无数的落叶

但我能从中找出它

它叫凉凉

如果你走过来

我指给你看

喏,这是凉凉

它刚刚从枝头落下来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教我下棋的阿蒙,是个臭棋篓子

教我打牌的张林逢赌必输

教我泡妞的旺仔到现在还是处男

教我赚钱的李大头每天就吃方便面

教我往南走必遇贵人的陈瞎子

依旧在街头装瞎子

这些年每当有人教我怎么做人

我就想起他们

 

《秋后的田野》

 

我为什么不是那个稻草人

站在你宽厚的掌心

 

《善良的孩子需不需要玩具》

 

我有一块泥巴

可以捏出一头猪

捏出一只狗

捏出一匹马

有一天

我不得不捏出一把刀

捏出一支枪

捏出一辆坦克

捏出一支军队

我只是为了能保护

我的猪

我的狗

我的马

还有我的泥巴

 

《人民好想打瞌睡》

 

我只能代表自己失眠

代表儿子家长参加班会

代表家属在手术责任书上恩手印

代表家属答礼

我多想好好地睡一觉

好想做这样一个梦

梦见自己衣冠楚楚

坐在庄严的大会堂里

代表全国人民打瞌睡

嘴角流下幸福的口水

 

《失望》

 

我站在河滩上

为那么多的鹅卵石难过

我给它们一个一个翻身

给它们画上眼睛

可是它们依然视而不见

给它一个一个地画了腿脚

可是它们仍然不肯奔跑

 

《兼职杀手》

 

我每天早上都看报纸

但都没看到昨夜被我干掉的家伙上头条

 

于是夜里我又去杀了他

第二天继续关注报纸各大头条

 

他一天不上报纸头条

我就夜夜去杀死他

 

《黑白电影》

 

正面场地

上好视角

都被老人大人占据

稍好的地段也被大孩子们垄断

墙头也被半大的野孩子拿下

我这种体弱无力的小屁孩

只能到幕布的背面去了

看反的电影

以致后来和伙伴们谈起电影情节

难免南辕北辙

比如红军向左边前进

我总是认定是向右的

比如敌人的子弹从右边的山头打过来

我总是固执地认为是从左边打过来的

但有一点我们都达成了共识

那就是打出来的血不是红的

红旗也是灰黑的

 

《怀抱着黄瓜在公交车上写一首诗》

 

我所能想到的所有美好句子

都比不上我儿黄瓜脸上的辉光

我一直不甚喜欢深圳的阳光

一直觉得是暴烈的无情的

但这个早晨它竟然如此温柔

我没有像往常那样拉上车窗帘

我任由它在我儿黄瓜的身上流淌

每一个轻轻的晃动

温暖的黄金在叮叮微响

我们一起在这阳光里

从福永一直到福田

 

 

 

 

 

 

 

 

————诗歌随笔一篇

 

诗观和五点半

 

2012年到2013年,我的文学观是“越荒诞就越真实”,我所写的诗歌,叙事的成分占很大的比例。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抗拒抒情,现在觉得过于极端了。其实,所有的文字本身就是抒情的。叙事中自然带着抒情,呈现或隐含都一样不可避免的带着作者的情感。有时候,我们给某种写作方式打上标签,可能就变得狭窄了。其实,各种写作之间,往往互相渗透相互影响,有时候,没必要去划分这个界线。

五点半诗群的由来:公元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西北甘肃天水,因诗文结交者,六人。名鬼石、柯轩、郁空城、王选、火星娃、静默者也,聚,饮酒论诗,至夜,不眠。乃至北道一陋巷博联网吧。网吧者,穷极无聊之徒汇集之所也。或游戏,或虚恋,或纯属无处可去者落脚之地也。此六人者,转至网上谈文论诗,或喜或悲,感叹不已。遂起占山为王,纠结山寨之意!一拍即合,立马商议起事。扯大旗曰:五点半诗群!

何为五点半诗群耶?此乃其时正值凌晨五点半,另当时共六人,然静默置身事外,酣眠。余人谓之五个半人为创立者也。

诗群当中诗人风格各有不同,轻重缓急,大俗大雅。是一块美好的青春的自留地,让我们从五点半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