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展读127】自便诗人自选诗:大连点点(10首)  

2017-04-17 16:41:51|  分类: 杂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连点点,本名姜秀莎,教师,阅读,行走,写诗。著有诗集《点点感觉》。

 

《日记》

 

1

我撒下的网没有漏鱼

你看看西天的云

又看看我

你的笑有点邪恶

像种蛊的坏蛋

 

2

一切旧了的事物都值得赞美

夜也是

我坐在星光里

对明天的太阳保持着新鲜的欲望

至于你,我想起一句谚语

新三年,旧三年

缝缝补补又三年

 

3

真的可怕

散步回来的路上你这样说:

那个婴儿车里小孩

也许变成皇帝

也许变成刽子手

 

《野桃花》

 

偶遇总是好的

美丽的意外,再多几次

多好!野桃花

远坡上的,绰约的

没一朵多余的,腕儿一样

 

在对的时间里,才会

彼此需要

捧住你,我用刹那

纠正了对你的偏见

风颤花枝

一树美妞,迫不及待地

参与了我的生活

 

你之外,世界依然荒芜

因此,在阁条沟

我必须是——

大盗

花事即将荼蘼,我不先打马

谁打

 

《闻香谷闻香》

 

这是闻香谷标志性建筑

门楣上,花的叶瓣和蝴蝶的翅膀

极尽夸张

每次经关门寨,过朝阳寺

东望一眼,春天就来了

它们闹闹攘攘拥在一处

仿佛不把芳菲用尽

对不起谁似的

 

每回步行至此,秀英都

左照右照,正着身照,屈着身照

仰头照,低头照

她将能想到的姿势

和妩媚的笑,全部贡献出来

你看,她指着墙上的字说:

花若盛开,蝴蝶自来

她又说:怎么回事点点?一到大黑山

我就觉得自己也是蝴蝶也是花

如果不这么想

我就是假的,比这些花和蝴蝶

更假

 

《晨》

 

正好碰见了去早市的女邻居

正好有小贩的三轮车经过我们身旁

身后的小巷,晾衣绳上的麻雀

让旧街道动起来

我紧了紧领口

觉得秋风像个攻城略地的小偷

送小孩上学的女子,脸上的笑

跟菩萨的一模一样

每天要经过的垃圾场,三个老妪的

铁钩子,仿佛刨在我的身上

小卖店敞着铁门,守店人扫着落叶

喝啤酒的民工要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才能赶来

我加快了脚步。远天没有早霞

天气预报里的秋雨,不知道会不会缺席

女儿打来电话,她的问候使我羞愧

在金石滩,那个叫潘淑英的老太她昨晚的觉睡得好吗?

 

《光芒甩下银针》

 

光芒

甩下无数银针

准确地扎在大地的穴位上

涌泉

足三里

丹田

命门

百会

……

我这个慢性病病人

此刻,也舒服极了

 

《我爱你》

 

说好你要来

我赶紧拿了根铁棒磨针

就等你趟过齐膝大雪

来穿我手上的厚底棉鞋

 

除此,没有更好的版本能够说明

孤独的人,都有个千里迢迢的冤家

 

《满身的裂缝都有阳光照进来》

 

碎了的东西有隔阂

比如破镜

比如我右脚的指骨

比如你的不信任

 

那镜子看着还光洁

蒙尘的细纹处

我能指出它的形状和因果

昨晚散步回来

脚背的隐痛,提醒我

乱石堆对我的伤害

我揉搓它

它疼得更强烈些

至于我们,你非得让我

背了一口黑锅

你的强词夺理,使我

对你的爱打了折扣

 

但是,当我写下上面的句子

天已经亮了。我满身的裂缝

似乎都有阳光照进来

真好。现在你认识春天

跟认识我,是一样的

 

《找春》

 

三月二日,与朋友出行

去大黑山找春

山里人家见惯了如我们一样

矫情的人

所以他们见惯不惊

我们是惊的

她执棍,我徒手

每找到一棵,蜷缩在枯枝下的

渐呈绿意的小草

我们就小声惊叫

仿佛春天,是被我们

拨拉出来的

 

《这一天》

 ——给自己的生日

 

这一天睡到自然醒

不洗脸

长发挡住左边的眼睛

光脚

穿昨天洗过的藏了一小块阳光的睡衣

飘到窗前,和多嘴的小麻雀

叽叽喳喳地调情

 

这一天浑浑噩噩

地板上的灰不多

厨房里的菜没坏

刚抹过的玻璃不脏

老远就能看见隔壁小王的孩子

一个人玩泥巴

老肖婆子从一单元拐出来

她又坐在水泥墩上读《圣经》

 

一切都是假想

这一天,跟我同过生日的人

我祝你们:不怕掉下来

就往高处爬

不怕死,就往身上浇油

其实这一天,还是与我一起

随波逐流吧

那个让你拼命的人,或许没机会

跟他较劲一辈子

 

《可以爱许仙》

 

千万别爱上什么神仙

它会领你

去天堂下地狱

看不见的世界

使人心虚

 

可以爱许仙

爱发炎的伤口

可以抓把盐狠狠摁上去

 

可以爱江湖,爱江山

那个不穿衣服的皇帝

是个调皮自欺的小孩

 

因为爱上铁

索性做个铁匠吧

之后的每晚,拔钉

打钉,拔钉,打钉

动作越来越熟练

越来越熟练

 

尖锐之物让我心安

 

《从站前广场回到南山路》

 

这是麻雀的五脏

如果你说是生活必要的部分

我也愿意承认

广场舞散了

练太极的人关掉了音响

打道回府的人,有的脚步懒散

有的脚步收紧

有的跟我一样,别过

站前广场,小公汽,如家,中国移动,洗浴中心,培训学校,麻将室,包子铺,老菜馆,酒作坊,成人用品店,鲜花店,美发店,眼镜店,小广告公司,出租车,红绿灯……

我们各怀着心事,被过多的悬念

支撑。而有时候

有些人

莫名其妙地,走着走着

便下落不明

 

 

 

 

 

 

 

————诗歌随笔一篇

 

诗永远在游戏中

 

诗人这些冥顽的赤子,永远在游戏中变着法子抽丝剥茧,使最近或最远的生活充满悬念。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什么将消失,什么将出现。

但是有无的变幻,诗人是唯一的目击者。游戏使诗人忧伤,使诗人快乐,使诗无所不在。就像那天傍晚,我随着散步的人登上不高的南山。四月,满沟的野槐正在吐蕊,再有几天便是蜜蜂的好日子。更有许多不知名的花儿草儿,把自身的芳菲大大方方拿出来,它们是北方早春最好的牺牲。它们任性,它们想开就开,你来你不来,它们都在那里。诗人的写作何尝不是如此。

此时,有明月将出,有白云飘荡,有草木葱茏,有山风徐来,有石桌石凳,有我。我便坐下来,对面有一人,是我虚构的对手。我们促膝,恳谈,谈黑谈白,谈大谈小,谈虚谈实,谈爱谈恨,谈生谈死。直到,我们无话可谈。直到我们在此酣畅淋漓地大战一场。分不出胜负,无所谓输赢,我们总能棋逢对手,总能在最后达成适度的备忘和谅解。

其实我知道,这两个我会一直在我的人生中对弈,我谓之游戏。我的忧伤和快乐,爱我的人能懂。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