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展读139】自便诗人自选诗:董晴(10首)  

2017-04-30 11:26:16|  分类: 杂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晴,本名董庆生,男,生于1970年,河北秦皇岛人。

 

《今夜,我借个月亮给你们》

 

整整一天了,我的小胳膊

也没能拧过

八百里乌云的大腿

 

台风,这个海上的恶魔

乌云和骤雨,是两个帮凶

用黑幕把蓝天捂个

严严实实

 

好吧,既然我无力

让台风弃恶从善

让乌云变薄有光泽

 

我就借一个故乡的月亮

给你们

 

燕山,我的肩膀还在

背牛顶和黄牛顶

是我从小的兄弟

他们俩,一定会把中秋的月亮

从渤海里救出来

 

并且,一寸一寸

把慈眉善目的光

送到你们的窗前

(2016年中秋于江苏南通)

 

《这群孩子,多么开心》

 

今天,他们从各自的身体里

逃出来

 

她,穿上保定的红裤子  绿袄

他,套起秦皇岛的老头衫  大裤衩

 

她,拎着北戴河的螃蟹  皮皮虾

他,找来扶岩沟的黄豆酱  隔豆子

 

他,驱车百里

她,挤公交而行

 

而我,还在外地

只能顺手

把鱼尾从她们眼角抽走

让风湿在他们骨骼里隐身

并且,送给他们

一整天的风和日丽

 

让天是蓝蓝的

让云是白白的

让褐色的石头有体温

让流水透明  不藏祸心

 

这群孩子,多么开心

还像我们小时候

(2016.08.14于江苏南通)

 

《小寒》

 

这一夜

群山撤向西北

众水奔赴东南

 

小寒,御风而行

把星辰驱逐天外

并铺满浮云

 

小寒,法力无边

先变出雨点

再掏出雪花

 

小寒,为辽河安上镜子

小寒,给渤海镶满花边

 

小寒,前脚拜过努尔哈赤

小寒,后脚就攻下了山海关

2015.01.05小寒之夜于辽宁盘锦)

 

《我所要的清明》

 

天空要有云,薄薄的,不要太厚

太厚了,奶奶在上边戴着老花镜

她看不见我

 

地面要有风,轻轻的,不要太大

太大了,会刮起沙尘

眯了奶奶的眼睛

 

路上要有青草,浅绿的,不要桔黄

枯黄的,缺少生机

会伤了奶奶的心

 

好了,再也不要什么了

奶奶在那边,和往常一样

安静  慈祥

并且  满脸笑容

(2012.04.04于安徽风阳)

 

《起风了》

 

起风了

一棵小扬树在后面

挥舞着赶马鞭

前面的小柳树甩起

长长的马鬃

扬着头  

 

地面上

成片的蒲公英和野苣荬

慌慌张张的给小马驹让路

 

两只小蚂蚁

晃动着天线

急切的调整着频率

 

在七级的灾难中

他们只有交出灵魂

才能让肉身无损

(2014.05.04于辽宁盘锦)

 

《成都》

 

我敢肯定

三千年之内

我从未到过此地

这一次

从东土的渤海

找到芳邻路

与三位老友

饮酒品茗

并且—直

谈论旧事

后来,我看见他们

借着星光的指引

从三个方向

退回蜀国

而我

只好在途中

随手捡起个面具

再次

混迹于人间

(2012.08.02--03于四川成都)

 

《浮云之下》

 

燕山向北撒退

以方便渤海容身

天空深邃不见底

上可排列星辰

下可安置炊烟

这一切皆成于远古

而今,我每天沿着铁轨

练腾飞之术

如果不是这一节节水泥枕木

成为绊脚石

我就会借着列车的加速

风筝一样按住浮云

并且随手打开书卷

让春风把上帝最初的

以及最后的秘密

统统吹进

人间的窄门

(2012.03.23于天津宝坻)

 

《这些雨》

 

这些雨,来得多么不易

在渤海里藏身两周

才抓住老龙头

踩着雷声上岸

这些雨,必须赶在黄昏之前

走进燕山

才不致于落入南风的圈套

而再次失散

这些雨,不能停下来

细密的小脚,在黑夜里传递福音

—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

从一个省到另一个省

天快亮的时候

这些雨,心领神会:时间到了

他们必将抽身

从尘世回到天堂

(2010.07.02于河北秦皇岛)

 

《闲云》

 

这块云彩,我认识他

早年我生于燕山南麓

曾与其相约捉迷藏

燕山浩荡,适于隐身

一块云彩和我纠缠数日

其间,我把虫鸣置于左耳

用右耳辨别风声

以判断其去路

从山脚到山顶

松鼠的长尾巴示我以捷径

在背牛顶的三生塔前

我倾全力才把他降服

并收入囊中

后来,借着山势我顺手

把他放生于渤海

霜风渐紧,铁皮船也打起了寒颤

一块云彩斜挂于船舷右侧

在长江口的裤子巷闸

我一眼就认出他的来路

此时,我伸手把他摘下

并划成两半

一半的闲云化为斗蓬

以遮耳边之霜

一半的闲云屈身为坐骑

以便我三月后还乡

(2009.11.03于江苏南通)

 

《群峰之上》

 

众神归隐,于群峰之上打坐

白天邀闲云讲道

夜晚与星宿诵经

而这些皆为前世,被后人所忘记

—年我未满十岁

踏露珠而行,胶鞋之上生风

在灌木丛中走出捷径

而那些事年长者空有肉身

依然顺从于老路

我才有幸得以提前到达峰顶

这时,讲道者正恭身退入渤海

只剩下燕山起伏,放牧着

散落在尘世的众生

(2009.09.09于江苏南通)

 

 

 

 

 

 

 

 

 

————诗歌随笔一篇

 

《》

 

诗歌写得比较少了,800字的随笔如何写出来呢。

那是2012年8月2号,从湖北出差去陕西,顺路在成都转车,正好可以去拜访三个拇指诗友。

第一次去成都,第一次去芳邻旧事,第一次去自便诗刊。

那一次,我们四个,喝酒品茶,谈起往事。

诗歌就象一把钥匙,偶尔被我捡起来,可以打开各种记忆。

比如此刻,我忽然间想起了成都的满街灯火,和天空之上的隐约星光

 

2014.4.27于江苏南通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