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展读137】自便诗人自选诗:陈傻子(10首)  

2017-04-30 11:06:01|  分类: 杂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傻子:原江苏篮球队运动员,独立写作者。《独立作家》专栏作家。《中国牛诗榜》创办者和主选人。2003年7月,陈傻子宣布退出江苏作家协会。自认为开放和勇气及公民意识,是好诗人好作品的基石,在这个沉重的时代,格外强调有良心的写作。

 

《高压线》

 

每当我写诗

说话

我就会看见

一根高压线

我做了许多梦

也会梦见它

 

《我愿意做梅花》

 

赞美梅花容易

做梅花难

我常问自己

风刀霜剑

你敢做梅花吗

我想了又想

百花凋落

万木萧疏

我愿意做一株梅花

 

《落叶》

?

地上铺满了?

落叶?

我踩着落叶?

就会想起?

那些?

先行者的尸骸?

将来?

也必有?

一片落叶?

 

《风》

 

风大起来

我们会说

今天的风好大

如果是夏天

我们会说

好舒服

如果是冬天

我们会说

真他妈冷

如果没风

我们又会说

今天没有风

 

《旷野里的飞蛾》

 

旷野里的飞蛾

一直很彷徨

当你看到

它们成群结队

往一个方向飞

你就知道

它们找到了

一盏灯

翻山越岭

哪怕

死在半途

 

《你见过那些做了春梦还想自觉醒来的人吗》

 

我还真没见过

反正我是不愿意醒来的

你们这些女人愿意醒来吗

我想那些政治家

也是不愿意醒来的

在冬天

也是能做春梦的

阳痿者也是能做春梦的

越没人爱

春梦就做得越多

你见过那些

做了春梦还想自觉醒来的人吗

 

《樊京辉的人头》

 

这颗人头

让中国

变小

变轻了

不要流泪

也不要献花

应该让樊京辉

张开流血的大嘴

为你叫好

 

《还给我》

 

清明节

我看见太阳

变成一颗巨大的泪滴

落到林昭的坟上

它大喊

还给我

你们把林昭还给我

 

《天下大雪》

 

天下大雪

我看见的是

天地之间正举行一场

最盛大的葬礼

街上开的汽车成了灵车

房子是纸房子

树木草坪

身着白衣白帽

走到每条路上

你见到的一切

都在披麻戴孝

你看这一朵一朵白花

凌空垂落

每个人都是等待被送葬的人

 

《落日就像睾丸》

 

落日就像睾丸

挂在城市的西头

里面有无穷的精液

留待夜晚的喷射

有人神态疲惫埋头骑车

有人略作观赏便又忙于交谈

我被这落日感动

硕大 鲜红 壮美

我把它想象是一个男人的睾丸

最健壮的男人

永远不死的男人

才会有这样的睾丸

敢于让全世界来欣赏

我惊喜于我的想象

我觉得我今天才是一个诗人

 

 

 

 

 

 

 

 

 

————诗歌随笔一篇

 

我为什么要撕诗

 

好诗歌在杂志上越来越少,坏诗歌在杂志上越来越多,无论是官方的刊物,还是民间的刊物,都一样。所以我要撕诗。

我撕了《诗歌月刊》,因为上面有我的诗,没有我的诗我还不会撕,我也有很多烂诗,撕掉它才有意义。所以我要撕诗。

就说2011年10月号的这期《诗歌月刊》,本期头条里的张曙光、吴少东、还有为吴少东写评论的陈先发,里面没有一句诗是诗,都是呓语,或者白日做梦。我扫一眼就知道里面一点货色都没有,不,字是一大堆,都是死字。陈的评论也是狗屁,一看就知道是人情之作,是应景的玩意,是拍马屁。还有先锋时刻栏目,除了管党生的一组是先锋,其他人如北野、夜鱼、横行胭脂,全是土鳖。语言或僵尸脸上抹粉,或是在空中筑屋。他们要算是先锋,我就不知道全中国写诗的谁不是先锋了。江苏无锡诗群栏目,编辑选的许多诗都不是他们的好诗,而是很一般的诗,这样的诗让我蒙羞,因为我太了解他们的诗了。所以我要撕诗。

我撕的不是某一本杂志,而是撕的所有伪诗,假诗,伪文化的诗,唯经典的诗,唯诗意的诗,伪崇高的诗,唯美的诗,不说人话的诗,用放大镜看也不知道写的什么的诗。所以我要撕诗。

刊物级别越高,平庸的诗就越多,他们在选诗的时候不是在选好诗,而是老害怕自己的饭碗不要砸掉,不要有人来找我的麻烦。还有人情,美色、金钱,交换,平衡,上面的意思等等,各种关系都要考虑。所以我要撕诗。

我平时撕诗没有人看见,其实在80年代,我和金山已经开始撕诗了,我们带着赠送给我们的烂诗集,有几十本,骑车来到太湖边,把他们撕个精光。所以,你们现在可以明白我为什么不送书了吧,你喜欢我的诗你买了就不会撕。我也希望你们以后不要送书给我,因为我会撕诗,因为,《下半身》之后,我很少收到我期待的刊物。所以我要撕诗。

有人因为我撕诗要跟我一刀两断,没关系的,在写诗的路途中,所有因为诗歌的意识不同境界不同而跟我分道扬镳的,我都不以为然,而且一点也不会生气。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诗人跟谁玩,跟谁喝酒,说什么都是空话,最后还是要看诗,谁有好诗谁才最牛逼,其它全是扯淡。所以我要撕诗。

我喜欢的诗歌是,用自由做衣装,用时代和良知做骨骼,用人心和人性做血液,我期待这样的一首诗,一首真正的有血有肉有哭有爱的诗.所以我要撕诗。

大家都来跟我一起撕诗 吧,这样以后再也不会为了在某某杂志上发首诗而花钱,请客,拍马屁,走关系,献身了。不会把在杂志上发首诗作为一个好诗人的标准了。不会老把纸上的印刷品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了。真正的为心灵写诗,为我的肉体写诗,为人写诗,为什么都不为写诗,你自由了,你独立了,你没有小资情调了,你不依附任何人了,这时候好诗才会慢慢出现,我、我们才是一个真正的诗人,而不是一个我发表了多少多少诗,出了多少多少本诗集的诗匠,或者说诗歌爱好者吧。所以我要撕诗。

2011年11月3日写于《首届网络精英论坛》撕诗后。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