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展读111】自便诗人自选诗:束晓静(10首)  

2017-04-04 11:53:09|  分类: 杂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束晓静,居南京,写诗。出版有诗集《彼岸盛放》《秘色》等。2016年,与废话教主杨黎一起实施《我正从词语的低处往远飞》诗歌行为,以诗日记的形式呈现日常生活,每日通过“行行重行行”(xx—c—xx)公号发布,持续366天,顺利完成为期一年的双飞计划。

 

《四点十四分》

 

下午的

四点十四分

阳光以45度角

尖锐地穿透帘缝

刺穿了我的眼

 

从未有过的心慌

让我看起来像个病人

我坐着

双肩下沉

忧郁的半边乳房

仿佛正思念

被抢走的婴儿

 

《今天没有运气不好的人》

 

今天出门

遇见大风吹落了

一扇落地玻璃

当然我没有

看见风

我只看见

有个工人在清扫

所以说

风是

我的猜想

不然 就太恐怖

马上就要

进电梯

一个人

不能想跟恐惧沾边的事情

尤其是我

曾经被电梯关过好几次

每次都是晚上

一个人

电梯一个喷嚏

就掉到了夹层

我只能说

是风

而且

今天没有

运气不好的人

 

《梦里我们泡了一把》

 

水温41度

加蜂蜜 加红酒 加不认识的药袋

加进你

 

院落有些旧了

水是崭新的

四季桂是

不动声色的

 

《午夜剧场》

 

很多条蛇从屏幕上爬出来

三角脑袋的

身体发红

其中有一条

想爬上我的床

我想夺路而逃时

已经

没有地方下脚

我大喊一声变

从窗口飞了出去

外面暴雨如注

我还是

没有地方落脚

27楼第四个窗口

我看见一个秃头

神色紧张地伸手

使劲关上了他的窗

 

《写给我未知的情人》

 

我爱你的唯一的方式

是和你成为同一个人

一个身体里的两个灵魂

一个灵魂的双胞身

关于那些最浪漫的事

我想也许是

你替我去猎捕一个女人

为我完成 我想成为男人的那一部分

或者

我替你去征服一个男人

为你完成 女人的那一部分

这样我们就一起 活过了两生

也许还不够

需要三生

需要我们互为父女 母子 姐妹 兄弟

这世上所有我能想到的

一切的爱

 

《一个人独自过了两天》

 

我先写的孤独

但马上改成独自

才开始安心写

我只喜欢在

一个人的时候

收拾房间

两个人的时候

啥也不干

两个人

就该两个人一起玩

说无聊的话

做无聊的事

吵无聊的架

第一天我洗了床单被套

清洗了厨房卫生间

第二天整理衣橱

能洗的冬衣都洗掉

它们晒在窗台上

照着很舒服的太阳

给自己做饭

发现冰箱里

有太多食物

一个爱买菜的男人

就像女人爱买衣服

有时候是对生活的爱

有时候是为了消解,消磨

我边吃边想

这间小屋的一切

其实可以更简单

简单到

只留下无聊

 

《觉悟》

 

把醋倒进盘子里

盖住两条小黄鱼

鱼吃饱了醋

人开始吃鱼

筷子下去我就想到你

你吃醋的样子

 

随便走一走。

街边那女孩

对着手机说

你只要养我,不需要喜欢我。

我觉得

这是很高的觉悟。

 

换个角度看

我们也只不过是

躺在一个盘子里的

两条小鱼。

浇在你身上的

也正流向我。

 

《种了一棵大白菜》

 

1号到28号

从一星绿

到婆娑青衣

如完全打开的

手掌

它这么努力

它这么努力

你说我们要怎么

吃下我们种的

这第一颗

美丽的蔬菜

 

《鱼和鱼的关系决定了鱼的命运》

 

在南通

他们说起那一起巨鲸搁浅事件

说是开头只是一只鲸搁浅

另一条徘徊不忍离去

"属于殉情"桌上的女人说

男人则说是不是一对不好说

“这样的浅海 出现巨鲸

简直就是传说"

"鱼与鱼的关系决定了

鱼的命运"

"它们其实是庞大的海兽啊

有肺 有脊椎

据说还有 巨大的生殖器"

想到它们被死后凌迟

千刀万剐

这凄惨的爱情啊

我看着对面激动的女人

想象她的男人:

人与人的关系

决定了人的命运

 

《周一是我最空虚的一天》

 

一早起来我悬挂一排

花布灯笼

你给我看布的鸟笼

我觉得那只鸟

太乖了

我想把它放出来

就好像我自己

从玻璃房里走了出来

 

 

 

 

 

————诗歌随笔一篇

 

《》

 

2016年,写了一年的诗,每天写,写得很顺手,和从前写诗的感觉很不一样,一开始完全是“年少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上大学无聊啊,为了投靠一个好玩的,有趣的组织,用小聪明写点小诗,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跟着各种玩儿了,并不真的关心诗歌,只是喜欢写诗的人。

我读的是市场营销专业,毕业以后自然就跟诗没什么关系了。2014年春天被叫回学校参加当年诗社的聚会,突然又对诗有了兴趣,人又闲着,回来就开始参加一些诗歌活动,到2014年底,认识了杨黎,读了灿烂,又开始喜欢诗人。

然后2015年春天开始做废话四中诗歌公众号,为诗人服务,做了大半年,自己的感觉也到位了,到2016年,开始自己写。上手就写诗日记,每天写,每天用专门的公共号(行行重行行)发布。一直写了366天,公号也一天不拉地发布了366天,和杨黎一起,完成了这次诗行为艺术。

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密集度很高的写作,这一次算是进入了真正的写作状态,完成了一次自我训练。当天的所见所闻,所忆所梦,每天记录下一个点,用尽可能简洁的语言,在干净中留一点余念。不需要多想,从生活中来,回生活中去,保持事实性和现场感。

我的每一首诗都是我自己的生活,和我度过的每一天密切相关,在整个写作的过程中,有意识无意识地实践准确,具体,细节,平静,人和诗都保持在一种真诚舒服的状态。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