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推读] 一朋友在我博客里选的诗(24首)  

2017-04-06 17:20:45|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风的日子》

 

没风的日子

像书

靠在那儿

像灯

吊在那儿

像瓷器

瓷在那儿

从这间屋走向那间屋

像衣服

挂在那儿

像床

躺在那儿

像半夜三点

空在那儿

从楼上走到楼下

又像草

绿在那儿

像花

开在那儿

像地上的水

慢慢浸向边缘

像尘埃

开初还悬在半空

现在

却被空气吃掉

 

《无题》

火车开动

她也跟着动。慢慢

她就跟着火车跑

先是我们面对面挥手

然后斜着面挥手

向右斜

越来越斜

然后一点一点地

就看不着人

我把我的手掌

死死贴在玻璃窗上

 

《碎石》

 

如果时间是碎石

那么大周朝算一颗

大唐王国算一颗

大秦帝国也算一颗

还有大汉、大明、大清

还有隋朝、三国、大顺

还有春秋五霸、战国七雄

它们有长有短

颜色离奇

但还是算一颗

且都铺在路上

 

如果空间是碎石

那么美利坚大哥算一颗

俄罗斯老二算一颗

大中国甘做老三也算一颗

还有英帝国、德帝国、日帝国

还有伊拉克、阿富汗、索马里

还有北约组织、欧洲联盟

还有亚洲四小龙、邪恶轴心国

它们有大有小

形状古怪

但也还是算一颗

且都铺在路上

 

如果灵魂是碎石

那么仁爱算一颗

自私算一颗

残暴也算一颗

还有友谊、同情、帮助

还有偷盗、情杀、掠夺

还有太子党、黑社会团伙

还有恐怖组织、海湾战争

它们质地有好有坏

硬度千差万别

但也只是算一颗

且都铺在路上

 

如果万事万物都是碎石

如果它们都赤裸地铺在路上

当历史的车轮滚滚碾过

整个宇宙就只是一团雾

 

《时光树》

 

前段它老掉叶

一片一片地掉

掉光了

三个鸟窝

就裸露出来

没有鸟

然后它发芽

开花

它又掉花

有时下点小雨

地上

全是花泥

现在

它全是叶

越长越大的绿叶

树下坐满人

什么也不掉

 

《一束花》

 

你是精致挑选,捆扎适宜

又款款走进生日宴会的

 

你耀眼的美,闪了又闪

谝了又谝

可我嗅出你美不胜收的

冷冷欲念

 

你是运载祝福的花朵

你是运载荣耀的花朵

你还是正在努力抢占舞池的花朵

像是众目睽睽下的孔雀开屏

有人喝彩

有人痴迷

 

四十四岁的生日

有了鲜花的捧场,我是否该有

一个男人的勇气?

一个男人的胜利?

 

我为这个夜晚惊叹

我不只惊叹一束鲜花的美丽

我还惊叹一束鲜花的秘密

明天?后天?……它将走向何方

什么样的命运?

 

《山中行》

 

1.

 落在伞上

 落在地上

你说我是你的男人

就好了

我说你是我的女人

就好了

雨像脚

以伞为证

 

2.

我们突然停下来

靠得很近

像两棵树

缠在一起

过路的人啊

快快走

你说好

我们也这样长

你说不好

我们还这样长

 

3.

傍晚 雨开始下大

我们的声音开始变小

树很静

我们手牵着手

摸黑下山

偶尔

几声鸟鸣

 

《老婆》

 

老婆

我亲爱的战友

女儿打来电话说

你生病了

其实你就在她身边

你不给我说

我听到这个电话

先是怔了一下

然后,歌不想唱了

旁边的美女也

不想理了

 

《乐山大佛》

 

导游说,在这儿照

不太合适

你的头比佛的头还高

对佛不尊敬

等我讲完了

你到对边去照吧

那边位置低些

 

《念经》

 

老和尚在前

一边念经

一边敲木鱼

大约两个人的距离

后面的尼姑婆

一长串

她们一边跟着念

一边跟着走

最后一个

没穿袈裟没剃头

不像尼姑

中间好几个

偶尔斜乜着眼

看我

 

《打雷记》

 

1.

打你的雷

下什么雨

 

2.

这颗雷很响

像在我家门口

打的

 

3.

打一颗

休息一会儿

再打一颗

再休息一会儿

雨接着下

雨停了

你还在打

 

4.

你牛B

拿起手电觑了觑

又打

 

5.

赌你打到天亮

打到明天

我就叫你

老雷

 

6.

你有没有

打不响的雷

 

《盛宴》

 

刚才还是闹哄哄的

现在朋友们散了

留下酒杯酒瓶

一些空着

一些有酒

半支蜡烛亮着

乱七八糟的

桌上全是尸体

我也是

 

《改诗》

 

我相信

我的每一首诗

还可以改

像我人一样

越来越少

越来越简单

精华是

想删掉所有的话

保持沉默

 

《亚健康》

 

总觉得心里烦

气接不上

看手机不顺眼

眼镜有问题

还这痛那痛的

作呕

觉睡不好

书也不想读

老发脾气

老健忘

有时想着想着

要疯的样子

 

《吊唁》

 

排着队进灵堂

挂个名

上炷香

磕三个头

再看看墙上的那幅标准像

回到休息室

松口气

然后打牌的打牌

聊天的聊天

走的走

有认识的

有不认识的

好像很神秘

又好像不神秘

 

《蜘蛛》

 

它盘踞中央

不说话

不动

偶尔一阵风

跟着网

它晃一晃

雨下来

除了露珠

还可看见蚊子的尸体

 

《网》

 

是亲,却不是金 
是金,却不是名 
是名,却不是权 
 
这种生物圈 
是人网

 

《木乃伊》

 

从前射上一箭

你可能射中灵魂

然后射中肉体

 

后来射上一箭

你先射中肉体

然后可能射中灵魂

 

现在射上一箭

即使把弦拉断

可能你什么都射不中

因为,靶子

 

全是木乃伊

 

《上午九点半的感觉》

 

整个城市

只听见车跑的声音

 

天上的白云

远远呆着

 

有一双手

在暗示你

我顺着一种感觉看去

原来

是两片叶子

 

我站着

慢慢抬起头

黄天

好像刚刚洗过

就像一根目瞪口呆的

电杆

 

《县委书记》

 

A.

盼星星

盼月亮

盼走一位书记

盼来另一位书记

 

B.

麦子是我种的

稻谷是我种的

老百姓却说

吃饭靠天——

书记

 

C.

麻将下乡了

金花下乡了

书记也下乡了

 

D.

斗地主吧

局长四个A

你四个K

你说四个A

永远比四个K小

在这个县里

 

E.

不带县长

不带局长

你只带一朵花

买一栋房

在成都

养起

 

F.

家花还是野花

金花还是银花

不管什么花

我们都这样喊你

“花儿书记”

 

《母亲的两口柜子两口箱子》

 

A.

母亲16岁就嫁了

两口柜子两口箱子

母亲就嫁了

你父亲是个孤儿

母亲说

这两口柜子两口箱子

装满了我的血

我的泪

装满了我对你父亲

那个死鬼的

 

B.

母亲是个勤劳的人

是个愿意给别人饭吃的人

你父亲是个大懒鬼

母亲说

秧都搭在田坎上了

他还在读报

老乡们都抢水了

他还谈政治

明年孩子们吃什么?

那四口棺材

我拿什么来填呢?

母亲一边说

一边哽

 

C.

母亲是个节约的人

又是一个善于安排的人

母亲说

你看 孩子

现在的生活好了

那两口柜子两口箱子

都装满了

家里还弄了一个仓库

我要把钥匙管好

弟弟和弟媳

站在我的旁边

听见母亲说的话

就生气

 

《母亲,你是我们的总理》

 

A.

60斤麦子扣掉30斤

200斤谷子

加上一些粗粮

养活7口人

怎么算我们也算不过来

一年啊

我们5兄妹

死里逃生

我们要吃

要生病

要读书

要用粮食换钱

母亲

你是如何安排的?

 

B.

能穿上一套新衣服

比买彩票中奖还要难

那年头

姐姐穿的衣服

妹妹穿

我穿的衣服

弟弟穿

每一件衣服都像地图

有高山有陆地

还有河流

如此的疤上有疤

我不小心

把衣服扯了一个洞

母亲 你打了我

我记得

 

C.

姐姐没机会上学

是姐姐的福分

弟弟妹妹最多上到初中

是弟弟妹妹的福分

全家7口人

齐心协力

培养了我这个大学生

母亲

你把我们5兄妹的未来

赌在我身上

你把全部的家当

赌在我身上

你把你所有的希望

赌在我身上

你不怕失败?

你那么大胆

你如此的信任我

母亲

 

D.

我要说

母亲

你是我们的总理

 

《磨刀石》

 

A.

想让一种锋利

长生不老

 

天天磨

反复磨

 

你是软的

磨是硬的

 

B.

一根针都不放过

磨是你的宿命

损是你的宿命

 

C.

磨得快

损得快

有水加速快

刀快

 

《春熙路见闻》

 

如果不信

你可以约定一个漂亮姑娘

去春熙路步行街逛逛

那里的女人都像老板

那里的男人都像出纳

那里断不赊账

哪怕明天破产了

那里的男人决不吝啬阳光

随后再给你身边的姑娘讲

总有一天

厚黑家旁边的夜总会

那将是我家开的屠宰场

 

《老麻将》 

 

年份久了

麻将老了

缺牙掉齿的

黑黢麻孔的

 

年份久了

搓麻将的人老了

黑黢麻孔的

缺牙掉齿的

 

是麻将搓老了人

还是人搓老了麻将

 

一张旧桌子

四尊老麻将

突然我想起了一幅油画

《五裸女打麻将》

 

谁是那些苹果

谁是那把明晃晃的刀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