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李侃对话精选  

2017-06-08 12:38:31|  分类: 读诗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哩:废话,等不等于诗歌?诗歌的本质是有用的,还是无用的?


李侃:

“废话”当然不是诗歌。既然都废的话了,还是什么诗?这一点韩东说的在理。

准确点说,“废话”应是一种诗写方式或态度。它关心的是如何写的问题。它在乎的是超越语言本身,即“无”的东西。

“有用”和“无用”,打个比方,就说“所指”和“能指”吧。“所指”是近处,是显现,是“有”。“有”当然可用,不过是小用;而“能指”是远处,是遮蔽,是“无”。“无”虽不实用,但堪大用的。

“所指”为了“能指”,“显现”带动“遮蔽”。为什么要显现?就是用所指的东西带出遮蔽了的东西,即能指的东西。也就是用“有”带出“无”。但这里的“有”不是运载工具,是存在之在场者的显现,是存在之存在者的显露。存在起来,发乎语言之解蔽就是诗。

可以说一首诗成功与否,就看你解蔽的巧不巧、妙不妙了。

 

 

阿哩:现代诗歌的传承与创新。

1,是传承更多,还是创新更多?

2,传承了什么?又创新了什么?

 

李侃:

如果从语言形式来说,我基本同意建飞兄的看法。即,古诗和现代诗最大的不同是,一个用的是“古汉语”,一个用的是“现汉语”。但语言形式的使用,尤其是诗歌语言,那是时代境遇的要求和反映,也可说,是时代的人们的生命存在的自然呼应。也就是说,你不这样使用不行,是生存使命逼迫,不存在什么传承和创新之说。

再有,如果诗歌存在传承和创新,那是你站在主体的角度,把诗歌当成客体对象在思考。而诗歌本身我以为不应看成对象,应该是生命存在的“在”,是存在之真理的自然解蔽和遮蔽。所谓“思和诗”,就是在思“在”,“在”起来,发乎语言的就是诗,哪里有传承和创新?要传承和创新,必须在原有的东西之上来谈。原有的东西不正是与你相对立的“对象”吗?思“对象”与思“在”,两码事的东西了。后者更原始更基础,更是诗。诗也恰恰需要回归于原始和本真。而前者呢,更适合科学研究,对吧?

这一点,我更喜欢海德格尔的看法。

 

 

法清:我一直主张诗人“要退出诗”,许多人不解。


李侃:

法清的所谓“要退出诗”,我以为只能用事实呈现才能达到。但,事实的取舍,即为什么要取这一事实而不取它,是明显带有主观偏向的。换言之,艺术本身,包括诗歌,是脱离不了主观的。也就是说,艺术本身是脱离不了自我的,这是艺术的本质决定的。康德也说,美与主体的关系是无目的合目性的主观形式。法清所谓的“要退出诗”,其实是指诗的一种写法,即客观呈现手法,不是主观表达。通常说的多一些客观句子,尽管删掉主观判断的句子,即是。而诗本身还是主观的,是我们人所有的。

 

 

法清:要有“以万物为刍狗”的冷漠。

 

李侃:

也就是我主张的,诗意就在叙述中。“以万物为刍狗”也是一种主观取向。准确说:用事实呈现,诗意就在叙述中。而且掏空心中一切价值判断,尽量把事实间的微妙处呈现到位。呈现得越到位,空间就越大,也就越有想象,越妙。即准而奇、精而妙,是也。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