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说说彭先春的“日常说话”  

2017-07-14 17:28:25|  分类: 读诗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说彭先春的“日常说话”

 

曾经我说过一段话:把真感觉写真,是诗人;把真感觉写假,是文青;把假感觉写真;是骗子;把假感觉写假,是狗屎。这里的“真感觉”是有感而发,不是说感觉是真的。感觉无真假。同样,这里的“假感觉”也不是说感觉是假的,是无病呻吟。

我在这段文字里想要说的是,诗贵真诚,要有感而发,无病呻吟是造作,是假诗。这很符合我的三品要求:一曰真诚;二曰发现能力;三曰呈现能力。其中“真诚”居首,是诗人的德。

那么“真诚”包括哪些内容呢?我认为至少有三方面的内容:一是有感而发;二是无功利性;三是要有新发现。其中“有感而发”是基础。

“无功利性”在这里,不是指那些打着诗歌的旗号,捞名捞钱骗美女。这些都是下三滥动作,不值一提。我说的“无功利性”,是针对那些让诗歌承载观念,把诗歌变成投枪和匕首,宣传自己主张,为某团体或组织服务的诗歌。

为什么说诗歌无功利性呢?从起源来看,诗歌是道说。道,就是生命存在的可能性选择。比如婴儿,他饿了,感觉不舒服,就哭。这个哭就含有道,含有他此时的生命选择。这种选择是被迫的,而且看不见。于大人来讲,就是一种生存智慧的选择。而道说,恰恰就是呈现这些选择的个性文字。婴儿选择的“文字”是哭,大人可能选择“又哭又闹”。这个“闹”就是语言,就是诗的雏形。最初的语言和诗就是这样产生的。显然,诗歌语言,不是概念,不是观念,也不是工具。

从审美觉度来看,康德的观点很有意思。他说,艺术是无目的的合目的性、无概念的普遍性,是人的共通感。这个“无目的和无概念”,就是艺术不是工具,不应成为观念载体。这个“合目的性和普遍性”,就是人们审美时感受到的艺术效果,是和谐的、共通的、共鸣的。诗歌是审美艺术,诗歌理当如此具有这些特征。

诗歌到底有没有批判性呢?答案是肯定的:有。但诗歌的批判性,并不是为谁说话为某组织服务。它主要体现在,人在审美时,受到美的启迪后,对自己生存智慧的矫正。为谁说话或为某组织服务的语言,是工具而不是诗。

诗歌有没有目的性呢?严格来讲,没有。如果你硬要说有,我以为“新发现”算一个。但还是很勉强。因为诗歌是有感而发,是生命存在的选择。只要你存在,就被迫选择生存之道。而一旦你的选择受阻或选择成功,你的情绪又要宣泄,又要有感而发,诗自然也就来了。

然而,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选择的可能性却是无限的。用有限的生命去选择无限的可能性,只有向死而生。在起来,人的每一次选择都会有新发现,都是新鲜的。所以,这种诗歌创作实际就是创新。

反过来,工具性诗歌创作,它的目的是承载观念。观念对人来说,太有限了,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光,都在重复别人的观念,新发现的观念少得可怜。

再说观念这东西,大都是些偏见。凭什么说你的观念放之四海而皆准?我相信绝对观念没有。即使有,也握在上帝手中。而上帝又没看见。所谓的观念,实际是每一个人从自己的角度建立起来的东西,相对于别人来说,可以说是偏见。偏见的东西害人。因此观念很不可靠,不是诗歌的真正选项。

我在先春的评论文字里看到这样一些话:“诗,咋个让人舒服?不刻意,不造作,明白、简单,又很有意思。可以这样说,说话的功夫,就是诗的功夫。我现在很排斥写诗就跟做文章一样,那种无聊的修辞,那些削减诗感的形容词,还动不动就家国大义一大堆的幼稚病。”

通过这段文字,我理解的“日常说话”,无非三方面的意思:一、用说话方式写诗,气息在那里,读者感觉得到;二、语言简单明了,无需过多的修辞和形容词,弯弯拐拐麻烦得很,读起来也累;三、诗要有诗味,但不能动不动就拿家国大义的东西来吓唬人。

先春是在告诉我们:你是个人,活着,就得说人话,说别人听得懂的话,说对别人有益的话;别编别造,别把诗歌当工具,别怀有太多世俗的目的,别耍大棒,千万别拿诗歌误人子弟。要做到这些,你必须真诚;要真诚,你必须按我上面说到的那几点来办。

过度抒情是滥情,过度意象是做假,过度垃圾是发牢骚,过度废话是求莫名堂,这是我曾经讲过的话。这段话是想告诉大家,写诗还是彭先春说的好。“日常说话”吧!

 

 

 

 

 

 

 

————附彭先春评论文字

 

 

《日常说话》

 

  我觉得李侃诗好,是读了他的《时光树》,还专门写了几句读后感。侃爷嗜诗如命,“要疯的样子”。假如说年轻时候这样,我可以理解成“为赋新词强说愁”。侃爷让我惊讶的是,中断十多年后,他还是离不了诗。我就认定他是一个真诗人了。热爱诗歌的人,是一辈子的热爱,不会放弃,哪怕中途间断过一阵子。这一点李侃证明给我们看了。尚仲敏也是这样的。所以,侃爷对诗,已经不是简单的求名求利的概念了,如他所言,诗,变成他生活的一大部分。一个真诗人的诗,我就会认真看。

我喜欢的诗,是说话,而不是写文章那样的,写出来的。刻意写出来的诗不好。一首好诗,其实就是一句话。比如我喜欢侃爷的《改诗》(作品11号),它就是一句话,但是这么一句话,分行以后,就是一首好诗。分行的文字,不一定是诗。这一点这里不深说。这首诗我相信缘于李侃的一个念头,一瞬间的感觉,他把它说出来,就变成一首好诗。尤其是结尾这一点:精华是/想删掉所有的话/保持沉默。我坚持诗要有意蕴,靠说话完成的意蕴,那种意识,那种气息,那种语感获得的效果,在阅读者这一方就有感觉。

再比如作品21号《请客》,李侃只是说了说那一次请客后的事情,把客人安顿好,收碗筷,倒剩饭菜,擦桌子拖地,该洗的洗,该刷的刷了,然后把手洗了。就这么简单一说,我读起来却很舒服。让人舒服的话,就是诗。诗,咋个让人舒服?不刻意,不造作,明白、简单,又很有意思。可以这样说,说话的功夫,就是诗的功夫。我现在很排斥写诗就跟做文章一样,那种无聊的修辞,那些削减诗感的形容词,还动不动就家国大义一大堆的幼稚病。李侃深知这些,他只写日常,在日常中感受诗的来临。学会生活,才写得出好诗。侃爷很懂这一点。

 

《时光树》

 

前段它老掉叶

一片一片地掉

掉光了

三个鸟窝

就裸露出来

没有鸟

然后它发芽

开花

它又掉花

有时下点小雨

地上

全是花泥

现在

它全是叶

越长越大的绿叶

树下坐满人

什么也不掉

 

早年读佛、读禅,也读日本俳句。我记忆最深的有一句,松尾芭蕉的,古池啊,青蛙跳进水中的声响。后来,我对透露禅意的文字敏感。第一次读李侃这首诗,我就被吸引了。如果在下午,周围不是那么嘈杂,阳光静静的照在芳邻路,坐在芳邻旧事外边露台,安静的看着那棵树,也安静的看着时光慢慢流走,的确是一件很平静的事,就像读这首诗。这首好诗平和安静,就那么轻轻的说,却禅意盈盈。

 

《改诗》

 

我相信

我的每一首诗

还可以改

像我人一样

越来越少

越来越简单

精华是

想删掉所有的话

保持沉默

 

  这是李侃的生命感悟移植到诗歌之中。要写出这样的诗,没有几十年人生体验和认识,是不得行的。硬憋这样的很有意味的诗歌,会显得刻意和做作。李侃的人生经验归结到诗中,就是这么几句简单的话,很自然,不做作,我读起来却深有触动。好诗,就是那种你一读,马上会有触动的诗。相反,世面上太多的诗,我读了就读了,没有任何感觉。李侃说的,写诗是为着个人享受,这是就作者而言的,但是,诗歌一旦来到读者眼前,就涉及到一个悦读的问题。杨黎曾经提到的“会心一笑”,就是写诗和读诗都达成一致的心心相印的效果,如此,一首好诗就完成了。

 

《经常半夜》

 

经常半夜

小解

摸手机不为了打

借光照明

抓本书不读

习惯拿在手上

然后手机继续拿在手上

继续照明

书留在卫生间

躺回床上

迷糊

脑子飘过

天下那么多女人

为什么是老婆睡在我旁边

 

  这首诗很俏皮,跟李侃其他俏皮诗一样,读来让人想笑。我记得一首诗,说是李侃去殡仪馆参加火化仪式,原本该沉重悲痛的气氛,李侃却发现了搞笑的地方。很多时候,诗人很像一个顽童,这话一点不假。好比这首诗,是男人的,一读就懂其中的顽童意味和怪异心理。男人好色,男人喜欢很多色,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李侃说出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