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温东华(2首)  

2017-08-19 14:53:10|  分类: 《2015-2017自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温东华(2首) - 李侃kan - 李侃写诗(100)

 

2017自便诗年选》初选稿:温东华2首

 

温东华,1962年生于湖北武穴。八十年代开始研究诗歌,写过长诗《一尖山》等政治抒情诗,《韩非》等系列历史人物诗。独立手编《世界名诗大典》,并创立“征在象和语言说”诗学论说。出版过《温东华诗集》,现任某高中教员。

 

 

《五月五日的莎士比亚》

 

最后一批闪着点点银光的意象在满溢秋思的杯子里消逝!

执傲的大地上,我和我的影子在作伴,

我和我的影子在狞笑。

峥嵘的波浪,笑声逗留在波浪的伤口里

我非常冷漠地摸着一块燃烧的石头

灯火渐渐地缩小,石头冷寂无光

……而你忍受乱蝉嘶噪和落日之盐,绕道无数岛屿

而来,在我的梦里,岛屿崛起花朵的欲望,使之芳心

比四月更为宜人,更为婵娟的美打开我的窗户

我在房舍里静默!

 

这个花环是迅哥凭添的,对此,我只能说好

──竹篓和草药。石块和希望。冰山里凝固相同

结构的死火──赤裸的我们没有穿衣服

朝这边走来,死城挡住了荒凉的伸展和几条路径

──我彷徨于我不当彷徨的──

哎,我的荒凉的墓园,乌鸦在梧桐树上

啼唤──夏天匆匆走过。这是几度人间啊

哎,我有什么样的活力在横绝生和死

在此守住人间最后的据点──

血淋淋的热情和血淋淋的勇气。乌鸦正在燃烧。

我站在门前,

秋风树棱棱作响,我看到英格兰

二十八山没落的太阳。

 

──这儿是我们曾经驻足的地方……啊,脚下这片

耕耘的土地正嚎啕大哭,一如面色阴森的大树──绿色

被蝗虫吃光,大树忍受着荒芜──就像人生必然之厄运

你被不朽的拐杖搀扶着……可曾有拐杖发芽么

唉,你的心光秃像这根拐杖……

……星辰跃出山峰,又被乌云紧紧地逮住──

我的鸟歌唱星辰我的鸟猝然而死,如同

我的笔绝食我的笔在他人手下苍蝇翩翩飞起……世道

无所谓可言:这太平盛世──驴子引吭

高歌,我抬起头……已是数只猫眼

报告大地公正的时刻!

 

唯有这公正的时刻我啼笑皆非

唯有这公正的时刻我想起波德莱尔的信天翁,想起

马拉美绝望的天鹅,我还想起那个操德语的

里尔克的俊美的豹……伟大的意志

唯有昏眩

……但是我更愿想起的是从震旦而来的

中国的香草和美人。一千年,一千年他们的气质

沉淀于我们的意识。一千年或曰只是一瞬间

虽曰貌似微不足道,可是我们发生的一切却付出

更多的代价。

这一瞬间,树投下一片绿荫匡复坟头断日

这一瞬间,坟头断日埋葬了骚怨的大树!

 

噢,我爱过这棵大树──但较之于熏风

我双倍地爱过你的气息……桔子又大又圆

充满香甜的汁液和灵美,你斜卧在

十月金黄的地毯上。一个异常孤独的男子

沿着墓地走来,向你讲述我双眼里

曾经血战过的黎明……桔子被前夜抢掠一空

而黎明又陷入前夜重围──啊,多么强大的好坟啊

我愤怒在人间(那些年头我环视大地

勒住苍白的明月,以独立不羁的双手

将黑云钉在兀鹰的悬崖。闪电

抽打我,雷霆袭击我。所到之处我总预料到

我们桀骜不驯的

结局)

 

我憎恶造我结局之牢囚一样的天空,我憎恶鬼眼

一样投下恶笑之白月,我还憎恶我自己……以太阳作证

他们之善良……啊,但愿他们霞帔玫瑰远离罪恶

但愿他们有幸来就葡萄园啜饮阳光染入一片蔚蓝,并使之

坦然纯净结束一切尘寰之困扰──啊,心哟──

……淡泊……我的一头幽暗的野兽正抉择于生存与毁灭

……悲剧啊悲剧悲剧

──是的,悲剧总是要重演的,

我们这些在悲剧中长成者

我们有过以往的悲剧,也有过现在的悲剧──

我们在悲剧里寻求人的碎片,在碎片中又将人

拼成一个整体。人不复存在

而又安然无恙地活在我们无所不在的呼吸里。

 

198某年写

 

 

《鲍照》

 

一场大屠杀后刀剑上闪亮的恐怖和与泽葵、荒葛

白杨、衰草、石块、枯井、霜气、沙尘、颓墙

而鬼魅、狐鼠、鹰鸱、豺狼出没其间的

这一废墟相连的天道、戒严令

门阀制度、封禅大典、悲剧法则

加入组织必须摩顶受戒的手续

国王华服上割下一小块阳光的施舍

接受者的侥幸的炫耀与微笑

(于微笑中舞蹈而来的少女期待的一种并非

委质穷尘的命运)我们遭遇到的就是这个时代

我们穿戴着国王的阴影在大地上行走、在向天空乞食

我们每一个日子是签订在一份责任状中的被怀疑与侮辱

我们像朝圣的驴子一样由圣女引领着学唱红色的颂歌

我应当为我的嘴唇而感到羞愧:因为窗外坚硬的积雪

还是这个时代,群山纠纷如一场搏斗

我说的是我自己,我历经过太多的战役

这战役中,苦涩、执着、峥嵘

五丁拔岳的贞厉与雄烈

五言诗和七言乐府。我活着与死去的唯一理由

 

 

 

 

 

初选记:温东华是一个有明确写作目的和成熟且封闭的诗学理论的诗人。读他你必须戴上历史的望远镜和词语物理学的显微镜,且有相当担当力气的人类文明情怀,不然不入其堂奥。不然不开读者翻书之欢心。不管确认成立与否,也不管影响传播是否到位,我们应该相信,中华大地从不缺乏大诗人,只要吃人的游戏不停止!(古河)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