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自便诗年选》主编。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原创] 李侃读诗随笔15首  

2018-03-30 17:43:34|  分类: 读诗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一忘二(1首)

 

《入冬时》

 

入冬时,日子越过越令人厌倦

是的,那时候我还很小

可我已懂得什么叫厌倦

每天都是山芋干玉米粥

就着腌萝卜干

经常,筷子搅得碗里淀汤

到了初二,每个早晨,妈妈

为哥哥和我用开水冲一只鸡蛋

有时甚至会加一点糖

妈妈说我们读初二了,要补脑子

那时,妈妈慢性肝炎

 

李侃:记得韩红唱的歌《天亮了》,妈妈牺牲的生命来托着孩子的生命。这就是母爱,是天大的爱。这种无私不需大词,需要虔诚。

 

李伟(1首)

 

《苹果皮和平果核》

 

苹果皮和

苹果核

当苹果完整时

它们没机会

呆在一起

 

现在,

苹果被吃掉

苹果皮

和平果核

被扔进一个筒里

 

它们

相互打量

彼此

都感觉对方

无比陌生

 

李侃:被废掉了,才彼此打量,是不是有点晚。人事如此,自然如此。是吃苹果时才想到的,但想到也没用。

 

江非(1首)

 

《不要判决一只乌鸦不能在天上飞》

 

我们不要判决什么

那个杀死别人的人,不要判决他死

那个打我的人,你们

不要判决他再流血

不要判决一只乌鸦不能在天上飞

诚实的乌鸦

不要判决自杀者,那个走进边境的人

没有水喝

在星期六那天,父亲来了

他的头发蓬蓬的

手里拄着一根橡木拐棍

但对于彗星的研究,还没有什么结果

 

李侃:存在的有存在的合理性。一切存在在过程中,而过程是必然性的展开,是历史性时间性的展开。诗人近乎基督的喊声:不要判决一只乌鸦不能在天上飞。父亲就是一只乌鸦。

 

刘二曼(1首)

 

《旧男人》

 

亲爱的P先生

我的生活到处都有你的痕迹

不是你留下的

而是你离开后

思念繁衍出来的

它把你的味道变成了香水

像风一样刮在我的胸口上

还有你的照片

像个循环电影

播放在白昼交替中

这停止不了的思念

纠缠我每天将你牢记千万次

直到爱情病危书下达

宣告不治之症的存在

P先生

你死了那么久

却只在我心里活过几天

我要恒久地接受这个事实

 

李侃:痕迹如伤口。心的伤口更痛。可见爱一次多么艰难。有些伤口也许一辈子都难以抹平。好在写诗时,诗人的伤口估计没那么痛了,要不她怎么有调侃。

 

伤水(1首)

 

《解散》

 

这岁月不适于期待

有梦想的人,比如我,破灭比建立还快

 

以往是条船,这老掉牙的比喻

只因为上上下下地不安分

某天感觉自己是水,水性杨花

能够随物赋形

却不能行云般地流水

不流动就没有水的含义

没航行也无所谓帆

——唯一真实的,是虚无

好像结局或开始

我的期待,便如身影等待身体

冰没有了水,灰烬在寻找火

唯一真实的,是虚无

无形的我在风化

 

就比如一座人形沙雕

潮水挥手而来

先是左边垮了,左侧身躯散了下去

然后右侧紧跟着软了——

 

我安静地看着自己安静地解散

 

李侃:很“伤水”的诗。后面一句经典:我安静地看着自己安静地解散。

 

起子(1首)

 

《灯火》

 

日积月累

那么多蚊虫

死在了顶灯的罩子里

我抬头看

仿佛一张有着繁星的底片

宇宙

到处闪烁迷人的灯火

到处都是温暖的坟墓

 

李侃:读了这首诗,我的感觉:对,就是那样的。人,都是那样的。老虎和苍蝇也是那样的。

 

斑马(1首)

 

《他们说起我的生活》

 

我出去买一些蔬菜

买一些肉

买一条鱼

买几品啤酒

我知道我出去以后

他们会说到我的生活

我的生活

这些年

并没有什么变化

没有变好也

没有变坏

他们会说气我的生活

就像说另一些人的生活

对于我目前的状况

他们会表示出他们的忧虑

 

李侃:敏感。诗人的敏感。这些敏感有时是不幸的,会伤倒诗人的。左秦的敏感我是体会过的,再加上他生活本身的不幸,就糟糕了。

 

张小树(1首)

 

《天很阴》

 

天很阴

没有一只鸟飞过

也没有一滴雨掉下来

没有一丝风

也没有一朵花谢了

没有人唱歌

也没有人画天空的颜色

没有人喂一只白色的波斯猫

也没有一个苹果烂掉

没有人关心明天的气温

也没有一辆火车带我离开这儿

 

李侃:五个“没有……也没有”,排下来,太单调了,太寂寞了。天很阴,读得我的心都要炸了。

 

韩永恒(1首)

 

《在候车大厅》

 

在候车大厅,我睡着了

我一个人沉睡

所有人观看

这是多么惬意的事

如果所有人都沉睡

只有我醒着

我会觉得惊慌

亲爱的,你知道的

我甚至会喊出声音来

 

李侃:独醒与独睡都是奇葩。相比之下,独醒更是奇葩。所以我宁愿独睡。至少独睡我不会惊慌,更不会憋得大喊大叫。在候车厅睡着了,还想这玩意儿的,更是奇葩的奇葩。

 

哑哑(1首)

 

《两生花》

 

或许是真的

她说她碰到一个

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

她在克拉哥的客车上

她在广场中央

她没有下车

和她打声招呼

她和大多数人一样

放弃了

然后又对别人说起

她不是一个人

活在这世上

 

李侃:双生花,伤害着爱,伤害着不离不弃。人如此,生命如此。这是命定。什么时候不这样呢?!

 

杨兰(1首)

 

《没有什么能够留下》

 

头发长到腰际

就开始分叉

指甲一长

就脆得滋生出

隐秘的缺口

必须修剪

没有什么能够留下

 

李侃:先圣有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但确实头发太长,麻烦;指甲太长,容易藏污纳垢。“必须修剪”解构的好!

 

槐树(1首)

 

《野花的名字》

 

山上的每朵野花都有一个名字

形状相同却名字不同

多么有意思

有的形状不同却名字相同

多么有意思

山上那么多野花

每朵都有一个名字

却没一个人在山上

把她们的名字一个个叫出来

山上还有更多的野花

在去年或去年的去年就凋谢了

她们每个都有一个名字

她们凋谢了

而她们的名字还能够在风中发出声音

当然这是我杜撰的

她们的名字不可能发出声音

但她们每个都有一个名字

一直留在山上

没有人能够把那么多的名字

带到山下

 

李侃:调侃一句,怜香惜玉之心泛滥。也许自己的稀饭都没吹冷,自己的媳妇儿都谢的久了。诗人有时也管闲事。不,是很喜欢管闲事儿。

 

艾先(2首)

 

《沙之下》

 

一般来说,沙之下

还是沙。

如果再向下,是

石砾和水

 

如果可以,不断地

不断地向下挖

经过地壳,地幔以及

炙热的岩浆

 

喂!你说

会不会遇见一个

正在对面

挖沙的人

 

李侃:幽默。我们都是挖沙的人,只是我挖沙时想到了,对面的人也可能在挖沙。想到了后,我能不挖沙吗?

 

《燕子》

 

天上那些乱飞的鸟啊

其实我知道你们的名字

你们都叫做燕子

 

有些燕子往东飞

有些燕子往南飞

有些燕子往西飞

有些燕子往北飞

 

落了单的

一个劲地埋着头飞的

也还是燕子

 

李侃:哈哈,没什么了不起,我们都是燕子。慢就慢呗。“飞”是权利,是我们燕子的天赋燕权。艾先的诗味儿深语言浅,老百姓都能读懂。这是天赋艾先的能力。

 

娜夜(1首)

 

《生活》

 

我珍爱过你

像小时候珍爱一颗黑糖球

舔一口

马上用糖纸包上

再添一口

舔得越来越慢

包得越来越快

现在,只剩下我和糖纸了

我必须忍住:忧伤

 

李侃:别具一格的比喻。可惜我小时候没有吃过黑糖球。娜夜的条件比我好些,所以比喻也用得好些。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