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1964年生,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李侃读诗随笔(10首)  

2018-04-01 23:08:01|  分类: 读诗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玛(2首

 

《如果有一棵大树做朋友》

 

和一棵大树拥抱多愉快!

和一棵大树倾述多愉快!

天地间有一棵大树是我的朋友,多好!

我远行归来,一身尘土,它原地等候,多好!

 

我的朋友大树总是很沉默,

伸出双臂抱一抱它,和它说说我过得好不好。

 

李侃:和大树做朋友,它愿意吗?诗人的愿望而已。不过真的可以拥抱大树,或向大树倾述,甚至可以爬到大树上,或者干脆砍掉,再使劲儿碎。反正它只是一个发泄对象,什么都依着你。发泄完了,估计也就轻松多了。当然这是心理学问题。而在这首诗里的大树朋友,它不是心理学问题,是艺术的移情术。

 

《兔子》

 

我吃粗粮和绿叶蔬菜,额外要求净水

动静懂得择时机。不食窝边草

亲爱的别犯愁,娶我吧

我还可以吃得更少一点

相当于你养一只兔子的生活成本

 

李侃:一种调侃式的“承诺”。而语言像承诺的内容那样少,但不轻。

 

马拉(1首

 

《致木棉》

 

感谢你开出满树的花

不为别的,仅仅因为我的女儿

喜欢站在树下

等着风把花吹下来

她在树下捡花,小脸因为喜悦而通红

我也在树下,看着她

我此时的欢乐,想必你不能理解

——你也不必理解

只要你每年开花

这些欢乐,就能重演

你别在乎,那是不是我的女儿

其实我知道,你不在乎

你只是一棵树,没那么复杂

和你相比,我过于丰饶多姿

 

李侃:喜欢木棉只要每年开花,但不必“理解”和不必“在乎”的那种状态。这样想,诗人自己反而复杂了。最简单就是不想。但不想恐怕也是一种“想”。人永恒的复杂,诗人更“复杂”。所以诗人看见女儿捡木棉花,就想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一说。也仅仅说说而已。

 

小苏打(1首

 

《换》

 

我想换个名字

我想换件衣服

我想把鞋和袜子换了

你还是认识我

我想换内裤

可你没见过,可以明天换

我想换颗心脏

换个脑袋

我想把七窍都换了

我想换感情

我想把体毛也换了

我想换成另一个人

我们重新再来

我把QQ也换了

手机号也换了

你重新联系我吧

为什么你还不联系我

那我又换回来

请你把我的快乐还给我

把我的心还给我

请你把我的爱还给我

把我的眼泪还给我

请把达达还给我

请你把我爱你还给我

请你把拥抱、亲吻都还给我

把我的酒钱还给我

把我自杀的路费还给我

都还给我,还给我

请把我的叫喊,请把还给我

都还给我

 

李侃:这首诗像意淫,小苏打一个人在那里快活。前面换换换,后面还还还,上上下下的,越来越快,又不怕累。估计是,一个单相思遇见一个黑玫瑰,而且黑玫瑰有点“黑”,逗他乐了一下,他就这样了。哈哈!

看得出来,小苏打这首诗是下了功夫的。

 

李南(1首)

 

《夜宿三坡镇》

 

我睡得那么沉,在深草遮掩的乡村旅店

仿佛昏死了半个世纪。

只有偶尔的火车声

朝着百里峡方向渐渐消失。

凌晨四点,公鸡开始打鸣

星星推窗而入——

我睡得还是那么深啊

我的苍老梦见了我的年轻……

 

李侃:能一直这样睡下去多好,不是半个世纪,是万世。诗人就是这个意思,肯定是这个意思。

 

于蛰(1首)

 

《往事》

 

过去的很多日子里面

我总喜欢独自

坐在厕所的马桶盖上

思考一些问题

经常会看见

漆黑一片的卫生间

慢慢变亮

又慢慢回到黑暗

有时是因为那些温暖的阳光

有时是因为一些风

还有的时候

风随着阳光慢慢地吹进来

吹在我的脸上

 

李侃:看似随意,实际很有感觉的写法。语言完全敞开着,一种生命的状态,一种生命的存在尽相脱出。

 

羽微微(1首)

 

《约等于蓝》

 

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蓝

要若无其事地泡泡茶,想想别的

打几个电话。或者把屋子里的书收拾好

如果外面不是阴天,就站在阳光下

假装是一株蔷薇,正在微笑

你知道,美好的事物都是慢慢开始的

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蓝

 

李侃:“美好的事物都是慢慢开始的/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蓝”。哈哈,这个几近真理的东西被诗人调侃了一次。

 

面海(1首)

 

8只小狗齐刷刷地睁着眼睛》

 

8只小狗齐刷刷地睁着眼睛

我肯定它们是我今天见到的最好的事物

这时候走来一个人

他看了不到一分钟就买走一只

现在还有7只小狗

它们仍然齐刷刷地睁着眼睛

 

李侃:“齐刷刷”、“仍然齐刷刷”用得好,传神。令我所思的是,这样使用的词,那些翻译家如何翻译呢?诗还可以翻吗?

 

杨河山(1首)

 

《那些站着的玉米》

 

那些玉米全部直挺挺地站着,

像一群变形的青蛙,或者蜥蜴,望着夜空中的月亮。

没有谁走动,(难道真的没有谁走动?)

似乎又都在走动。四周传来神秘的“沙沙”声。

哦,它们手舞足蹈?真的如此快乐?

月光下的玉米。我是否能加入它们的行列?

直挺挺地,像变性的青蛙,或者蜥蜴。

只是我无法知道这变化的路径。

 

李侃:把月夜里的玉米写活了。只是“变形的青蛙”和“变形的蜥蜴”像什么样子,我没看见过。

 

乌青(1首)

 

《怎么办》

 

我打电话

给张建华

接电话的是

他母亲

我问,张建华在吗

他母亲说,在

在大便

我说

在大便啊

他母亲说是的

我对张建华的母亲说

那怎么办呢?

 

李侃:好耍的诗。我命一个名给这种写法:诗就是诗的源起。既然是源起,就是根本了,就是本质了。

 

 

 

 

                              ——诗选自《汉诗.十年灯》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