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侃写诗(100%)

好诗当如:初读,新鲜;再读,有味;再读,回味无穷;再读,让你记住。

 
 
 

日志

 
 
关于我

李侃,“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自便诗年选》主编。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读于坚《为世界文身》笔记1  

2018-05-09 18:09:08|  分类: 读诗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读于坚《为世界文身》笔记1 - 李侃kan - 李侃写诗(100)

 

读于坚《为世界文身》笔记1

——道法自然

 

 

一、原文摘:

大地、世界、人生本来就是诗意的,诗意是先验的。没有诗歌它们也存在于诗意中。但这个诗意是被隐匿在自然中的,语言把诗意敞开。

诗就是文化,以文去化。天人合一,如何一,通过文来“道法自然”,化为一。

大地是一个天堂。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李白说“大块假我以文章”,大地供我文章的东西(这个文章是自在的,自然而然的,所以不言),而不是敌人、开发对象。……神性、诗意是先验的,不是认识寻找虚构的结果。

写作只是指出这文章而已。

 

李侃:

我有两种看法。其中一种是,“诗意如钻石”,它早就存在,需要我们去发现与打磨。而发现与打磨是诗人的两种能力:发现能力与呈现能力。发现能力是偏重于天赋的先验能力,呈现能力是偏重于后天操练的语言功夫。于坚偏向于这种看法。

另一种看法是,“诗歌如钻石”,注意是“诗歌”不是“诗意”,它早就存在,需要我们去发现与打磨。而这里的发现与打磨即发现能力与呈现能力,都是偏重于天赋的先验能力。我偏重于这种看法。

第二种看法区别于第一种看法的是,语言能力本身也是一种天赋,后天的操练只是一种锦上添花。其实诗语言本身,也是一种发现。在诗意发现的同时,语言也就发现了。道的发现也就是道说的发现。道说就是诗。

于坚的“语言把诗意敞开”、“诗就是文化,以文去化”、“通过文来‘道法自然’,化为一”有点强调语言对诗意的作用。他的意思是,诗意虽然是先验的,但必须通过语言去“化”。怎么化,“通过文来‘道法自然’,化为一”。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块假我以文章”,这里的“大美”与“文章”我以为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道”,即“无”。诗就是解蔽出来的“道”,即“道说”,或存在之澄明,或存在的现实性。

 

二、 原文摘:

《圣经.创世纪》的第一段就说:“起初,神创造大地。地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见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光为什么是好,暗为什么就是不好,这是对存在的怀疑,是不信。暗从此成为需要改造、解放、消灭的部分,这把西方引向了追求明,追求清楚、确定性、分析。世界分成有价值的和无价值的等等。

中国不同,太极图是阴阳合一的。

 

李侃:

西方思维起源于神创造大地,就有了光与暗之分、清楚与模糊之分、有价值与无价值之分。实际就是“黑白之分”二元对立思维。

而中国人的思维来自于道法自然的“天人合一”思想。实际就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一元思维。

这里就牵涉到人对自然的态度问题:西方是改造,我们是尊重;西方是明确,我们是模糊。当然这只是起源。事实上东西文化在历史的长河中,都在不断发展变化,都在互相取长补短。

那么这两种观念孰好孰坏?就像西方人说光是好暗是不好,我们就问你凭什么这样认为一样,我们也不能随便说,西方的“黑白之分”不好,中国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就好。

    

三、 原文摘:

“世间一切皆诗”是诗人们的一个出发点,……

 

李侃:

就是说诗意就在生活中,就在屎溺里。可是我们往往缺少发现,或不知道怎么发现,或不愿意发现,或心机太重偏离诗意越来越远。

 

四、 原文摘:

道法自然是汉语文人的根本写作立场。

天籁,是汉语写作的最高境界。

 

李侃:

在这里,“人定胜天”思想受到挑战。

我还想问,有没有比“天籁”更高的汉语写作境界?

于坚在此突出“汉语写作”四字,那么在“非汉语写作”里有没有比“天籁”更高的境界?如果有,它们是什么呢?

 

五、 原文摘:

如果道法自然,上帝就是做作。

 

李侃:

什么是自然,神即自然。这是斯宾诺莎的观点。但这里的“神”不是全能的、绝对的、代表自由的上帝,而是指自然的必然性。自然是必然,上帝是自由,那么上帝就怎么做作了呢?

而且道法自然,自然代表自然的必然性。如果全能、绝对、自由的上帝是做作的,那岂不是说自然就不做作了吗?这可能吗?

这里的“自然”,不知于坚怎么理解的。

如果“自然”是指自然之物,即个体之物的“样式”,那这些样式又依赖谁而存在下来的呢?

 

六、 原文摘:

道法自然,自然不仅仅是物质空间,也是中国心灵世界的源头。

 

李侃:

源头是什么,是自然。自然是什么?自然到底是什么?

“道法自然,天地之大德曰生,中国文化尊重经验和历史,时间是永恒的。文学的主题是大地,写作的基本调子是赞美。”从于坚这段概括的语言里,我发现,他说的诗歌写作应该是对生生不息的永恒的大地的赞美,赞美天地孕育生命,保护生命之大德。

显然这里的“自然”具有“生生”之力,即自然的能动力。而斯宾诺莎以为实体的自然,是不变不动的。两相矛盾。

而马克思的观点,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运动是有规律的。用马克思的“物质”观来理解这里的“自然”,似乎自然的生生之力可以得到印证。

 

七、 原文摘:

诗是“无”的守护者,不是虚无的表演者。

诗歌代表着“无”。这个世界是一个疯狂的“有”的世界。诗歌对“无”的守护,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没有宗教的国家是非常重要的。西方没有诗歌,但是还可以在教堂中找到灵魂的归属。诗性是中国精神唯一的寄托。

 

李侃:

这里的“无”指什么?

老子以为,“无”就是“无为”,而“虚无”恰恰是“有为”,是“有”,是“用”。“无为”就是道法自然,按自然规律办。

海德格尔的“无”是本体,是“大道”,是“畏”。因“畏”,你必须有所作为,必须站在被召唤的档口,必须选择一种可能性,必须让自己存在起来。这就是一种真理的解蔽,即存在之澄明,道说,诗。

 

八、 原文摘:

什么是令人安心的东西?安,就是要使人感觉到生命的意义,活着的意义,某种使你热爱世界的东西,某种来自永恒的庇护。

 

李侃:

“安,就是要使人感觉到生命的意义,活着的意义,某种使你热爱世界的东西,某种来自永恒的庇护。” 这里的“安”就是海德格尔的被解蔽出来的“存在” ,也就是生活在天地神人四方中,你选择到的一种生命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也就是生命的意义,是诗,是道说,它来自于“无”的召唤,也是人之居所、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